螃蟹涨价是肯定的,赚钱却不一定,钱都去哪儿了?

中国水产频道综合整理报道, 高温之下,江苏淮安洪泽养蟹户哭死了,损失惨重 7月中下旬,江苏淮安洪泽地区出现了持续11天的高温天气,给当地河蟹养殖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特别是老子山镇的养殖户损失惨重,普遍减产在30%以上,部分人损失50%甚至更多,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了2000万。

除了江苏洪泽外,江苏兴化、湖北、安徽等地螃蟹、小龙虾、鱼类同样因高温缺氧大量死亡

螃蟹死亡是近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产量大减,价格上涨成定局 因持续长时间的高温天气,今年,全国绝大多数的养殖户都遭遇了最怕的一种现象叫缺氧性泛塘,辛苦大半年的成果,一夜之间归零,损失惨重。螃蟹大幅减产,业内预测今年河蟹价格或将迎来暴涨。

立秋过后,天气转凉,养蟹人终于能够松口气。 每年夏季都有高温,最难熬的是今年。江苏、湖北的螃蟹主产区,热死一批小蟹、弱蟹,就问农夫们心疼不心疼。 心疼的农夫是散户,绝对产量会下降;不心疼的是大户,总产值可能还会提涨。 熬过持续高温,完成最后蜕壳能出水的螃蟹,那都是螃蟹中的斗战圣蟹,壳子会发金光,身价涨涨涨得毫不意外。 可是,有价还得有市。尤其这几年螃蟹吆喝得没那么响,见到的钱也没那么多,反倒还会出现“一元蟹”的奇葩和无奈。 热死的螃蟹比虾贵,谁会知道要把“涨价”变现有多难? 吃螃蟹的人多了,就意味着贵螃蟹少了。在斗战圣蟹们即将披着金铠甲衣出水闯市场之前,老农专门来给养蟹人们“撅泡泡”—— 蟹死不能复生,变现落袋为安。 热死的不管了,捡能喘气的收 每年7、8月都是螃蟹最重要的“蜕四壳”时期。熬过这一轮高温的螃蟹,膏黄才会饱满,肉质才紧凑鲜嫩,价钱也才卖得更高。 如果碰到今年这样长期高温干旱的天灾,农夫们能做到的最好结果就是“少收个三五百斤”。 在过去一个多月的高温时间里,老农见到过添加增氧机,然后日夜开工的;也见到勤换水草,给螃蟹遮阴增加水下溶氧量的,但结果都不甚理想。 能活下来的都活下来了,挺不住的要么死在水草深处,要么死在池塘湖泊的边岸里,用实际行动证明它们真的想活。 同样的情况在2013年的夏天也出现过。那一年,从长江中游的鄱阳湖、洞庭湖,到中下游的洪湖、梁子湖,再到下游的洪泽湖、阳澄湖,被晒死热死的螃蟹如果堆在一起,可以塞满整个入海口。 老农记得,那一年持续的高温是35℃到38℃;今年则是,39℃到42℃。

高温之下,未完成蜕壳的小蟹多因缺氧厌食而死 所以就算养殖技术再进步,调理出养水的有机菌种再牛逼,种出的水草再清新,老农也要说出这唯一的经验:趁着天凉快下来,热死的不管了,捡能喘气的收。 目的只有一个:给还活着的斗战圣蟹们增加活动空间,让他们尽可能优质完成第四次蜕壳,实现自我增值,提升亩产总价值。 涨价是肯定的,赚钱却不一定 按照经验,大部分活下来的螃蟹在10月前后出水。那时候经过采购商、渠道商和媒体人的一番炒作,蟹价上涨是肯定的。 但,对于养蟹人来说,赚钱却并不一定。 原因在于:第一,供给量减少产生的溢价,基本只存在于产业链的末端。虽然蟹农们跟经纪人和采购商过了十几年的招,但无奸不商的道理亘古不变。养殖环境的变化,远远不及市场变化那么快,螃蟹购销的套路没有更多,只有最多,能忽悠消费者的商家,应付起朴实的农夫来,更是花招百出。 第二,2014、2015年连续两个螃蟹季的市场反馈都不理想,消费端越来越理智,在中秋节前出水产生的溢价远没有过去那样高。这就导致了11月集中供给期内的利润也不高。去年的行情稍好,就是因为蟹价更大程度回归到大众消费水平,利变薄而量走多。在这样的市场惯性下,蟹农指望供货少而大幅提升源头价利润,并不现实。 甚至,老农觉着今年赚钱难的情况也许会更严重一些。 这部分原因在消费端。实体餐饮的百花齐放,让高价螃蟹的消费选择率继续趋低,而且螃蟹的吃法较少,天然缺乏餐饮市场的消纳能力。

螃蟹在商业餐饮市场的消纳量很小 在这方面,大闸蟹还面临着海蟹的巨大压力,且根本没有抗争的余地,餐饮市场基本被海蟹占据,蟹农们只能将小蟹送到餐馆做香辣蟹,但这类蟹对于农夫来讲几乎没有利润,占比量也很小,对养殖源头的蟹农来讲,影响非常大。 吃蟹的够聪明变现要靠妥协 涨价也赚不回原本可以多赚的钱,那么蟹农们最需要想的是,如何最大化地将活蟹变现。 在解出这道“销售题”之前,老农需要明确一个现实:吃螃蟹的人早已看透营销老套路。像过去提早出水抢价格的做法,只能争取少部分私营企业请客送礼的市场,这部分量不大,日常消费市场也基本不吃这一套。 当吃蟹人越来越聪明,变现就需要依靠整个螃蟹产业链的集体妥协。 对于蟹农来说,一方面可以将目前抢收的小螃蟹赶紧出水,以合适的价格卖给经纪人或采购商,走餐饮路线,补充目前小龙虾即将下市的香辣蟹市场。这个“合适的价格”,不用太追求利润,以出手回本小赚一笔为准 另一方面,蟹农在中秋节之前,应采取“稳塘”策略,这也是目前唯一的优势:在抢早市时,按市场变化分批少量出水,以图在相对的价格高峰准确地大量出手。之所以说是“相对的高峰”,就是需要与经销商达成价格妥协,不要纠结,不要恋战,设置心理价位,该出手时就出手,毕竟螃蟹的开季是蟹农唯一拥有议价权的时候。

蟹农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减产而增收 对于螃蟹经纪人来说,手握货源是立足之本。热死的螃蟹多,能收的螃蟹就少,若是给蟹农合适的价格,大体上可以做到货源不愁,而后便可根据手握的渠道需求,按自己的节奏出货,心中不慌,进退自如。 对于螃蟹销售端来说,供货减少会将价格联盟的上限提高,这也给了销售市场更大的议价空间,随时讨价还价,赚多赚少,自主性最强。 总之,热死的螃蟹比虾贵。在经历天灾之后的螃蟹市场里,变现赚钱不容易,但也是与曾经繁荣时比。只要能够在出货节奏和议价时达成“有钱一起赚”的默契,这也是一个稳定的收获季。 转载声明 本文根据整理。如有版权问题,敬请联系wx@fishfirst.cn。 :螃蟹涨价 赚钱 钱都去哪儿了水产养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