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海底扇贝逝世亡工夫成疑 年投进万万的监测零碎仍“易测风云”?

扇贝越大收入越高,扇贝在獐子岛的业绩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据獐子岛2017年半年报,虾夷扇贝占獐子岛营收比重为29.42%。以2012年为例,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深水增殖区虾夷扇贝规格较同年轮扇贝规格出现差异,直接导致公司养殖亩产的下降。

而獐子岛虾夷扇贝采用的养殖方式为底播,不同于以往海岛渔民浮筏养殖的方式,是把扇贝苗直接撒播到海底。

去年11月出现大量死亡扇贝

曾经上演扇贝跑路的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股票代码002069.SZ)再次发生“黑天鹅”事件,底播虾夷扇贝出现大面积死亡。11月15日,獐子岛披露了关于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的结果,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五年三次,“扇贝跑了”、“扇贝死了”的上市公司獐子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这是天灾”,到“我也不知道”,董事长吴厚刚的话为什么频遭质疑,北京商报上市公司调查小组成员第一时间奔赴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镇,试图揭开獐子岛扇贝“黑天鹅”事件背后的真相。

这就凸显了监测能力的重要性,而獐子岛在这方面也早已投入建设。早在2014年,獐子岛称为加强海洋生态环境风险研究与控制,成立海洋牧场研究中心,每年投资不少于1000万元,研究海洋生态环境风险防控体系建设、北黄海冷水团水舌波动对扇贝生理生态的影响等,但有真正起作用吗?

部分海域亩产水平存不确定

当地海洋水产科研人员向记者介绍,虾夷扇贝属于冷水品种,适宜的温度就是15度左右最好。虽然海水相较陆地温差不大,但水温升高会带来综合反应,环境不适宜就会造成虾夷扇贝死亡。

据了解,獐子岛通常于每年10月-12月进行底播生产,2019年度原计划投入苗种量约为14亿枚。因发生灾害情况,獐子岛上述苗种目前进行暂养,将在听取专家意见的基础上进一步确定底播规模。獐子岛表示,除底播虾夷扇贝外,在其他产业及品种方面已具备了较好的盈利能力基础,未来上市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来自另一所专业科研机构的人员也用“靠天吃饭”来形容海洋渔业。该人士表示,养殖业在生产前需要根据生产能力计算出容量有多大、产量能达到多少,然后去补充苗种。“毕竟还是养殖,说白了还是靠天吃饭,因为环境要是变化大了或者有污染,养殖肯定受影响。”

从长远来看,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未来是否还有继续投苗计划,未来上市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2月1日,一位獐子岛船员透露,2017年11月份他所在船只捞上来的扇贝确实存在大量死亡的情况,直至近期捞上来的扇贝还有不少死亡,但相比去年11月的数量已经大减。另一位船员则表示,当日其捕捞上来的扇贝仍有三分之一左右是死亡的。而对于死亡的扇贝,公司的处理方法是“再扔回海里”。

延伸阅读

对獐子岛利润贡献不菲的虾夷扇贝为何突然死亡?在前次“扇贝失踪”事件后,獐子岛曾年投入千万元做海洋监测,为何仍无法预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多位大连本地核心科研机构人士,试图揭开獐子岛“扇贝失踪谜团”的冰山一角。

3亿扇贝为啥死了?真相究竟如何?当地居民:“獐子岛扇贝非常听话
要它死它就死 让它跑它就跑”

图片 1

獐子岛则指出,上市公司历年均按照采捕计划在指定的海域组织进行播苗和采捕生产,不存在破坏性采捕的情形。对于此次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专家认为尚不能确定,可能涉及到养殖环境、病原感染等多种因素,具体原因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

獐子岛是否提前获知虾夷扇贝死亡情况却瞒而不报?记者多次致电獐子岛多位高管及证券部,但电话无人接听。证监会系统相关监管机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将围绕“信息披露合规”问题对獐子岛此次事件跟进调查。

专家在獐子岛虾夷扇贝底播养殖海域采用现场拖网随机抽检三个站位,统计现存成活和死亡虾夷扇贝,死亡率约为75%、90%和50%。专家表示,个别死亡个体软体部完整,或仅剩部分软体部,大部分为空壳但珍珠层清洁,表明为近期死亡。

2018年1月30日晚间,獐子岛突然披露扇贝存货异常影响业绩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2月1日登上“海上田园”獐子岛,并获悉当地虾夷扇贝早在2017年11月就开始大面积死亡,这与獐子岛公开披露的信息大不相同,也引得外界对于獐子岛虾夷扇贝真实死亡时间及獐子岛信息披露合规性的质疑。

公司经营:工位基本人满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而与前两次“扇贝跑路、死亡”给出的官方理由相比,这一次獐子岛给出的官方口径为,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而上市公司獐子岛在2017年10月25日公布了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结论为“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此后,獐子岛还在2017年12月组织投资者海上参观扇贝播种,同样没有发现异常。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1月13日~12月19日,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却分四次抛售獐子岛股票199.85万股。

央视记者登上獐子岛捕捞船 “集体暴毙”的扇贝到底还活着多少?

一位核心科研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极限温度、养殖容量、饵料不足等因素,都有可能造成虾夷扇贝死亡。

獐子岛实地调查:董事长说是天灾 当地人直指人祸

海底养扇贝“靠天吃饭”?

为了了解其他岛屿虾夷扇贝的生存情况,记者联系到了海洋岛的数位个体养殖户,据他们介绍,虾夷扇贝的存活率能达到20%、30%就已经很高了,但存活率达到10%以下就不太正常,一般养殖时间需要两年(这也意味着2019年捕捞上来的虾夷扇贝是2017年撒下的苗)。

按海洋科研人员的介绍,虾夷扇贝的养殖方式在我国主要有3种:浮筏养殖、底播和吊饵。前两种比较常见。其中,浮筏养殖的水域一般在水下1~5米,两年即可收获;底播虾夷扇贝的生长周期更长,一般养到3年再收获,个头更大一些,营养成分也高于浮筏养殖的扇贝。

獐子岛:大面积突然死亡

獐子岛(002069,SZ)海域处于世界公认最适宜海洋生物生长的纬度,因强大资源优势,素有“海底银行”之称,但“银行”也会突然“抽贷”,獐子岛的虾夷扇贝就因拥有神秘的“失踪术”让这座小岛四年内在资本市场两次掀起信任危机。

根据公开信息,獐子岛渔业集团通过一系列的改制成为股份有限公司,于2006年登陆A股,在公司招股书中獐子岛也表示,公司独立开发海域养殖面积居全国同行业之首,其中虾夷扇贝底播增殖面积、产量居全国首位。而如今,獐子岛辉煌早已不在,自2014年“扇贝跑路”事件之后,獐子岛的下坡路也开始加速。

大连港到獐子岛港每天8点有一班客运轮船,这座被上市公司称作“世外桃源”的小岛,海水清澈见底,偶有渔船往来。2月1日下午4点,上市公司獐子岛捕捞扇贝归来的渔船正在码头装卸,它们紧靠着一艘大船,一篓篓的扇贝被吊装到大船上。

图片 2

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一些因素的变化当时可能会使海洋生物逐渐衰弱,但距离大量死亡仍有些延缓和滞后。“就像人得了什么毛病,不是马上死,但最后如果什么都吃不下的时候,又不能打吊瓶,就处于极限了。”

在今年11月11日,獐子岛披露了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的风险提示公告,扇贝可能大量死亡。记者到达獐子岛的时间为11月14日,这一天距离虾夷扇贝可能大批量死亡的消息已过去三天,獐子岛镇的村民们显得非常淡然,对这起“黑天鹅”事件早已“免疫”。对于獐子岛近年来上演的“扇贝跑路、死亡”剧情,獐子岛镇的村民们似乎并不意外。

另外,不同于筏养虾夷扇贝可以很快打捞,底播虾夷扇贝还面临额外的问题。科研人员对记者表示,海底播种的虾夷扇贝在实际打捞工作中,存在季节上的考虑。比如9月份去打捞的话,虾夷扇贝正处在高温的极限状态,“你动它,它就死了,品相也不好,不好卖。”

除了獐子岛镇村民口中的“投苗量减少、质量不好”之外,海底环境也是造成扇贝死亡的一个原因。某不愿具名的海洋养殖专家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底播虾夷扇贝的捕捞工具是耙网,就像耙子一样,一耙就容易破坏海底植被。

年投资千万难测天灾

獐子岛进一步指出,上市公司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点位设置分布均匀,按照底播虾夷扇贝分小区块养殖的实际情况,以各小区的平均亩产判断该小区是否核销存货成本或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方法合理,并非以局部抽测亩产数据测算存货核销与计提跌价准备。

其中,水温升高对虾夷扇贝而言是死亡的一大诱因。“我们也统计过,达到夏季温度的天数,比往年多了一些。”大连市一位海洋科研人员向记者介绍,这对于虾夷扇贝的生长或有影响。

同时,獐子岛也再度提及未来要加快落地“瘦身计划”,但似乎并不顺利。在今年9月28日,獐子岛披露了终止重大资产的出售事项,公司原拟出售大连新中海产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新中日本株式会社90%股权,但最终未果。

需要说明的是,记者2月1日在码头仅看到一艘运输船,并没有目击处理死亡扇贝的情况,但有獐子岛村民向记者展示处理死亡扇贝的视频。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獐子岛镇人民政府所在地,希望了解2017年11月当地海区扇贝的死亡情况。相关工作人员称,不能答复公司的经营情况,以上市公司公布的为准,对于其他问题,还需要相关部门批准后才可以答复。

“2012年之后他们(獐子岛)就不好好投苗了,2012年之前收苗、投苗需要1个半月的时间,2012年之后收苗、投苗不到10天就完成了。”数位在獐子岛镇生活五六十年的村民透露。

2017年11月扇贝死亡是何原因导致的?对此,獐子岛船员表示并不清楚。

压缩养殖面积不超过10万亩

獐子岛如今出现存货异常的,是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大连当地海洋水产科研人员向记者介绍,虾夷扇贝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从日本引进的,属于冷水品种,适宜的养殖温度在15度左右。

“黑天鹅”周期:五年三次

有船员还表示,獐子岛在2017年5、6月份的时候,捕捞上来的扇贝就已经出现死亡的情况,但那时候死亡的数量较少。

鉴于尚未确定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獐子岛称,为进一步关闭海上敞口风险,该公司决定底播虾夷扇贝由规模发展阶段向中试探索阶段调整,进一步压缩养殖面积至每年不超过10万亩。

值得注意的是,獐子岛船员描述的扇贝2017年第一次出现死亡的时间是在去年5、6月,而这个时间与獐子岛所处长海县海水温度升高加快、海区浮游植物丰度比往年低等异常状况出现时间上的吻合。彼时,辽宁省海洋科学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发出预警,建议提前采收扇贝,以避免海区筏养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

獐子岛认为,此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拟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测算过程,以及预计金额依据充分合理,不存在于2019年度多核销存货成本或多计提跌价准备等洗大澡的情形。

大连当地科研人员亦向记者坦陈,底播虾夷扇贝所面临的风险因素很多是难以避免的。采用海底播种的方式养殖虾夷扇贝,除了从经济利益上考虑外,还有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就是海底仍有很大空间,应充分利用,采取立体化的养殖方式。海洋牧业也和很多大农业品类一样,很多时候也是要“靠天吃饭”,气候变化对养殖也有很大的影响。

近日来,因抽测底播扇贝存在大比例死亡情况,獐子岛(002069)再度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中。

为何獐子岛在年终盘点出现存货异常?记者了解到,相较春秋抽测,年末盘点是最有说服力的,这与采用的技术手段有关。日常抽测以视频计量数量、以采集器采集扇贝测量规格的方式进行,而年末盘点则会加大力度,运用专门的科研船去测量。

个体养殖户:无类似情况

不同于海面风平浪静,“风暴”起于2018年1月30日晚间,獐子岛宣布公司股票自1月31日开市起停牌,同时披露正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发现存货异常,预计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年度业绩预测亏损5.3亿~7.2亿元。一时间市场哗然,认为2014年“冷水团事件”或将重演,而随着事件的推进,人们对于上市公司是否知悉扇贝的真实死亡时间产生了怀疑。

在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让公司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而这也直接导致了獐子岛在2014年前三季度由预盈变为亏损逾8亿元。

獐子岛于2018年2月1日披露称,已成立灾害应对工作组,并组织开展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的原因分析。

“坏学生”獐子岛再次被群嘲 扇贝有没有死亡的权利?

根据獐子岛公开披露的信息,公司主要业务构成为养殖业务、加工业务、贸易业务,其中养殖业务是上述三项业务中毛利最高的,而在养殖板块,除了底播虾夷扇贝还有海螺、海参、鲍鱼、海胆等土著养殖品种。

工作人员:经营正常

獐子岛的扇贝到底还活着多少?专家调查组将于近日公布结论

财务数据显示,2014-2018年獐子岛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1.9亿元、-2.43亿元、7959万元、-7.23亿元、3211万元,在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超3000万元。此外,2017、2018年獐子岛还连续两年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

全文:獐子岛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的回复

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獐子岛具体说明每个抽测区位打捞出的虾夷扇贝总重量、存活重量,对虾夷扇贝死亡的判断依据是否充分、合理。

据当地村民介绍,在獐子岛的养殖板块中,海螺、海参、鲍鱼等海产品均不需投苗,都是自然野生产品,成熟之后采捞,只有虾夷扇贝需要投苗(扇贝苗最初只有火柴头大小,需要放在海上养殖至扇贝苗,之后捞出投海进行底播)。在长海县的各个岛上,养殖的扇贝品种除了虾夷扇贝之外,还有海湾扇贝、栉孔扇贝两种。虾夷扇贝存活率较低、且养殖时间长,目前仅獐子岛、海洋岛(距离獐子岛20海里左右)、大长山岛、小长山岛养殖。

摘要
獐子岛(002069)11月19日晚间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有关专家针对2019年11月初长海县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灾害情况进行了现场调查,判断为近期死亡。公司此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拟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测算过程以及预计金额依据充分合理,不存在于2019年度多核销存货成本或多计提跌价准备等“洗大澡”的情形。

獐子岛介绍,2019年11月16日,有关专家针对2019年11月初长海县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灾害情况进行了现场调查,召开专题会议听取了獐子岛集团虾夷扇贝抽测过程及结果、海洋牧场环境相关数据等报告以及长海县其他养殖业户受灾情况报告,并进行了研讨。

北纬39度,獐子岛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水温低、流速快、自净能力强,距离陆地56海里,是长山群岛中地理位置最好的岛屿,曾被称为“海底银行”。近年来,獐子岛频繁上演的扇贝“黑天鹅”事件让这个地方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村民:2012年后就不好好投苗了

从大连市金州区杏树港(系辽东半岛距离长山群岛最近的港口,入岛两大中心港之一)乘坐獐子岛1号客船,历时2个多小时,北京商报记者于11月14日上午10点半左右到达了大连市长海县的獐子岛镇,这是第三轮扇贝“黑天鹅”事件的旋涡中心,也是上市公司獐子岛起步发家的地方。

之后时隔三年,在2017年獐子岛再次因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出现了业绩巨亏的情形。由于该事件,獐子岛也遭到了立案调查,在今年7月公司收到预罚单,遭到顶格处罚,董事长吴厚刚也被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无法统计死亡扇贝数量

獐子岛6年累计亏近20亿 深交所追问是否财务“洗大澡”?

“投的苗不如以前多了,质量还不好,死的比例能不高吗。”獐子岛当地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

当记者问及今年自家养殖的扇贝情况时,上述个体养殖户均表示,存活率大概达到20%多,跟往年一样并没有出现死亡率极高的情况。

面对当下的窘境,獐子岛在11月15日表示,规划自2019年至2020年6月底之前,完成放弃海况相对复杂的海域或暂停部分适用海域约150万亩,根据海域使用相关规定,每年可节约用海成本约7000万元。而根据獐子岛此前披露最新信息,公司确权的虾夷扇贝底播规划面积约230万亩,这也意味着公司将放弃65%的虾夷扇贝底播海域。

如今的扇贝问题在獐子岛镇村民看来更像是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2012年开始投苗大幅减少,之后导致收成不好,没有钱就收不到扇贝苗,投苗也就开始减少。”上述村民表示。而獐子岛首次出现的“扇贝跑路”事件就是在2014年,这正是2012年那批扇贝苗的收成年。

獐子岛表示,上市公司不存在财务大洗澡情况,为进一步关闭海上敞口风险,决定底播虾夷扇贝由规模发展阶段向中试探索阶段调整,进一步压缩养殖面积。

为了解公司目前的日常经营状况,记者也走访了獐子岛在大连市的办公地点。大连市中山区港兴路6号富力中心写字楼27层,即獐子岛年报中公开披露的办公地址。记者进入富力中心写字楼27层,该层均为獐子岛的办公区域,经常会有员工进出,之后记者进入了獐子岛的内部办公区,工位上基本人满,工作人员称公司经营情况正常。

11月14日,獐子岛发布公告,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2.78亿元,对2019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当日,深交所迅速向獐子岛下发了关注函;经过数日等待后,獐子岛于11日19日晚间对深交所关注函予以公告回复。

“投苗不如以前多、苗质量不好、海底被破坏”,这是獐子岛镇村民眼中扇贝“黑天鹅”事件发生的“必然原因”。

对此,獐子岛回复称,扇贝在海底死亡后,死肉部分与贝壳分离,死肉很快腐烂被其他海洋生物进食或自然分解,贝壳逐渐随洋流飘散或者被压进海底泥沙中,死亡的扇贝只能打捞上来部分贝壳。因此,只能统计抽测过程中打捞上来的存活部分扇贝重量,无法统计打捞上来的死亡扇贝数量和扇贝总重量及其数量。

另外,据獐子岛镇村民透露,在捞出的死扇贝中,部分扇贝死去时间较久。在捞出死扇贝后,獐子岛还存在将死壳再度扔回海里的情况。

对此,獐子岛给出的解释是,预计抽测底播虾夷扇贝拟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为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

鉴于獐子岛近年来底播虾夷扇贝多次发生大额减值的情形,深交所要求獐子岛结合历年实际采捕情况,说明上市公司是否存在破坏性采捕的情形,并充分评估公司所在海域是否适合进行虾夷扇贝养殖。

海洋岛的一家养殖大户对记者称,“之前獐子岛都来我们这收苗,现在都没有人卖给他们了,还欠我们海洋岛1000来万元没有给,谁敢卖给他们苗。即使给他们苗,也是把那些质量不好的给他们,他们似乎也不在乎”。

作为各界关注的重点,深交所特别要求,獐子岛说明在不同区位抽测结果存在差异较大的情况下,利用局部抽测数据推算存货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依据是否充分、合理,并量化说明推算的具体计算过程,以及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的情形。

目前,因獐子岛海域底播虾夷扇贝非正常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部分海域亩产水平尚存在不确定性,具体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需根据2020年1月的年终底播虾夷扇贝盘点结果计算确定,最终金额将以上市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批准的结果为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