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獐子岛回应质疑:不存在提前采捕

图片 1

中国经济网大连1月14日讯1月14日晚间,獐子岛公司发布公告,就1月11日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对当日媒体刊登的《2000人实名举报称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系“弥天大谎”》报道中质疑公司2014年大额存货核销原因存在虚假陈述的情况进行说明。对媒体质疑的提前采捕、航海日志等问题,獐子岛在公告公司进行一一回应。公告称,提前采捕的说法,不存在事实依据。

1月14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对于此前媒体报道《2000人实名举报称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系“弥天大谎”》事件进行了正式回应,对于媒体质疑的提前采捕、航海日志等问题,公司进行了一一回应,提前采捕的说法,不存在事实依据。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獐子岛称,公司每年对底播虾夷扇贝的采捕按照年度计划进行。每年编制预算和质量目标时,根据上一年度虾夷扇贝秋季存量抽测结果和市场需求预测等因素,制定新一年的采捕计划,同时根据底播海域和新海域的确权审批情况确定新一年度的底播计划。经自查,公司历年均按照采捕计划在指定的海域组织进行播苗和采捕,不存在“提前采捕”行为。

獐子岛表示,公司每年对底播虾夷扇贝的采捕按照年度计划进行。每年编制预算和质量目标时,根据上一年度虾夷扇贝秋季存量抽测结果和市场需求预测等因素,制定新一年的采捕计划,同时根据底播海域和新海域的确权审批情况确定新一年度的底播计划。经自查,公司历年均按照采捕计划在指定的海域组织进行播苗和采捕,不存在“提前采捕”行为。

2014年底A股黑天鹅獐子岛事件昨日再起波澜,时隔一年之后,扇贝“跑路”疑云是否能见真相?獐子岛(002069.SZ)2014年度曾因“天灾”冷水团核销7.34亿虾夷扇贝,2016年1月11日“扇贝去哪儿”有新进展。

獐子岛进一步解释,公司每年年初根据上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情况及市场需求预测编制本年度预算和质量目标,并下达年度采捕计划。2010年公司底播虾夷扇贝面积较2009年扩大97%,2013年采捕73.91万亩,剩余40.87万亩转入2014年采捕。

獐子岛进一步解释,公司每年年初根据上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情况及市场需求预测编制本年度预算和质量目标,并下达年度采捕计划。2010年公司底播虾夷扇贝面积较2009年扩大97%,2013年采捕73.91万亩,剩余40.87万亩转入2014年采捕。

据媒体报道,据其从獐子岛上2000度人签字的实名举报信显示,2014年扇贝“游走”事件起因是公司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并非自然灾害。报道后,深交所随即针对獐子岛虾夷扇贝的生长周期,獐子岛未披露的物证,以及公司内控治理情况进行了一系列问询。

2011年底播面积127.42万亩,加上2010年底播的尚未采捕部分,公司2014年可采捕面积为168.29万亩,公司2014年质量目标显示,当年计划采捕面积为“大于等于100万亩”。2014年实际采捕面积为92.21万亩,其中,采捕2010年底播40.87万亩,采捕2011年底播51.34万亩。由于自然灾害,2011年底播的70.68万亩在2014年全部核销。

2011年底播面积127.42万亩,加上2010年底播的尚未采捕部分,公司2014年可采捕面积为168.29万亩,公司2014年质量目标显示,当年计划采捕面积为“大于等于100万亩”。2014年实际采捕面积为92.21万亩,其中,采捕2010年底播40.87万亩,采捕2011年底播51.34万亩。由于自然灾害,2011年底播的70.68万亩在2014年全部核销。

虾夷扇贝的生长周期再度成为深交所本次问询重点,深交所要求獐子岛披露其2014年之前历年播种时间,与采捕时间之间的关系。该关注点依然与2014年大众质疑点相似:7.34亿核销扇贝是否应为2014年合理按时采捕?

经自查,獐子岛2014年按照采捕计划进行采捕,未组织进行“提前采捕”。经紧急核查相关海域采捕船只2013年底至2014年的航海日志,未涉及有船只超出计划采捕范围进行采捕作业的情况。其中,重点核查了辽长渔15166—15170五条船只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的采捕区域,均未涉及提前进入受灾区域采捕的情形。公司附表,详细叙述了上述五条船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实际参与采捕区域。

经自查,獐子岛2014年按照采捕计划进行采捕,未组织进行“提前采捕”。经紧急核查相关海域采捕船只2013年底至2014年的航海日志,未涉及有船只超出计划采捕范围进行采捕作业的情况。其中,重点核查了辽长渔15166—15170五条船只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的采捕区域,均未涉及提前进入受灾区域采捕的情形。公司附表,详细叙述了上述五条船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实际参与采捕区域。

黑天鹅事件之后,獐子岛多次强调“跑路”扇贝的播种时间,并承诺2015年度扇贝存货不再存在减值风险。历史公告显示,獐子岛曾在2015年度秋季底虾夷扇贝抽测结果中,称2014年核销扇贝播种时间均为2011年-2012年,且均已处置完毕。2015年秋季抽测的“安全”扇贝为2012-2014年度播种,且处于不同区域,不存在“黑天鹅”的风险。

此外,对于媒体质疑的“收走”航海日志的原因,獐子岛《船舶安全操作规程》中规定了航海日志的管理要求,公司作业船舶的航海日志是反映船舶运输生产和维修保养情况的原始记录,其中主要记录了作业区域等运输生产信息,以及气象、船舶动态等安全管理信息。

此外,对于媒体质疑的“收走”航海日志的原因,獐子岛《船舶安全操作规程》中规定了航海日志的管理要求,公司作业船舶的航海日志是反映船舶运输生产和维修保养情况的原始记录,其中主要记录了作业区域等运输生产信息,以及气象、船舶动态等安全管理信息。

冷水团“精确打击”2011-2012年底播扇贝,造成2014“一次性”巨额亏损,再度受问。

2014年海洋牧场灾后重建时,为强化管理,獐子岛完善了制度体系,加强了制度执行,其中包括加强对船舶安全操作的规范化管理,将航海日志收回统一归档。上述情形符合行业操作惯例。

2014年海洋牧场灾后重建时,为强化管理,獐子岛完善了制度体系,加强了制度执行,其中包括加强对船舶安全操作的规范化管理,将航海日志收回统一归档。上述情形符合行业操作惯例。

另外,深交所本次新增了问询关注重点:媒体报道的另一物证,采捕船航海日志。媒体报道,采捕船队员爆料称,獐子岛采捕扇贝时间比正常采捕时间整整提前了一年。提前采捕始于2013年底,止于2014年10月。在“冷水团”事件爆发后,公司“收走”20艘采捕船航海日志。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5年,獐子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提升存货管理、海洋风险预警及防范能力、海洋牧场透明度。公司系统梳理、建立和完善海洋牧场内控制度,制定了《确权海域变动管理规定》、《底播虾夷扇贝存货管理制度》等管理制度,梳理并强化执行了《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船舶安全操作规程》等管理制度,并结合相关制度,对海洋牧场的规划及各个作业环节进行过程管理与监督;加强海洋牧场风险识别与控制,采取多项海洋牧场风险持续优化措施,主要是“识别、避让、容量、标准、良种”。此外,獐子岛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自愿承担1亿元灾害损失、总裁办公会成员自愿降薪与公司共度难关,实施总裁办公会成员增持公司股份、员工持股、股权激励等,打造事业共同体。公司还开放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过程,增加底播虾夷扇贝存量的外部调研;成立海洋牧场研究中心,与中科院海洋所、水科院黄海所等研究机构及专家确定了虾夷扇贝生长状况与环境因子的关系、北黄海生态容量评估等多项研究课题。

据了解,2015年,獐子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提升存货管理、海洋风险预警及防范能力、海洋牧场透明度。公司系统梳理、建立和完善海洋牧场内控制度,制定了《确权海域变动管理规定》、《底播虾夷扇贝存货管理制度》等管理制度,梳理并强化执行了《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船舶安全操作规程》等管理制度,并结合相关制度,对海洋牧场的规划及各个作业环节进行过程管理与监督;加强海洋牧场风险识别与控制,采取多项海洋牧场风险持续优化措施,主要是“识别、避让、容量、标准、良种”。

深交所要求獐子岛披露“收走”20艘采捕船航海日志的原因,并对以上事项作出回应。如其提前采捕事项存在,公司应详细说明其数额,以及对公司财务数据的影响。航海日志作为记载船舶在航行过程中主要情况的载体文件,在处理海事时具有法律效益。公司“收走”采捕作业船只航海日志实属反常。

此外,獐子岛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自愿承担1亿元灾害损失、总裁办公会成员自愿降薪与公司共度难关,实施总裁办公会成员增持公司股份、员工持股、股权激励等,打造事业共同体。公司还开放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过程,增加底播虾夷扇贝存量的外部调研;成立海洋牧场研究中心,与中科院海洋所、水科院黄海所等研究机构及专家确定了虾夷扇贝生长状况与环境因子的关系、北黄海生态容量评估等多项研究课题。

被“收走”的航海日志,或为解开公司是否提前采捕,是否因此导致年底扇贝绝收的钥匙。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对獐子岛公司内部控制,以及外部风险控制再次进行确认。獐子岛承诺“冷水团”事件发生后,已健全了一系列存货管理,海洋风险预警及防范,提高透明度等内控制度。深交所要求獐子岛披露上述制度的执行情况及有效性。

然而面对突入起来海洋灾害,上市公司存货的风险控制手段有限。一位风险控制从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海洋灾害属于不可抗力,公司方面能采取的内控手段一是购买保险,二是建立灾害预警体系。该预警体系可以根据上市公司自身条件建立,或与外部检测机构合作。

梳理发现,獐子岛在2015年度,有大力购入保险的情况。11月14日,獐子岛因13级大风气象灾害获得保险赔款8500万元,并且公司于第三季度对《海水养殖风力指数保险保险单》进行了续签。预警系统方面,公司于3月2日成立海洋牧场研究中心,并承诺落实《海洋牧场可持续发展规划》。12月31日,公司因海洋牧场建设获得各项政府补助1900万元。

2015年度獐子岛风控初见成效,但另一方面,因该风灾保险赔款,政府补助,公司2015年度营业外收入再创新高,成为2015年度增收主力军。甚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公司主营水产业务起色不明朗的情况下,公司扭亏支撑主力均为营业外收入。过度依赖政府补助,保险赔款是舍本逐末的行为,不是公司长久发展之道。截至三季度,獐子岛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巨额亏损1.02亿元,同比降幅794.31%

2014年A股大戏“扇贝去哪儿”在2016年初再受拷问。“天灾”背后或存“人祸”。

黑天鹅事件以及岛民的举报事件,不仅显示公司存货管理存在问题,獐子岛内控缺陷也渐显露。一位审计从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谈到:“采捕渔业中,采捕船只航海日志是存货审计证据之一,船员签字及日志管理也是存货内控环节之一。公司随意“收走”航海日志,其内控环节有缺陷,会影响扇贝存货审计的风险控制。”

1月12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查询相关纪委网站,未发现实名举报的公开信息,且中共长海县委相关负责人未收到相关信息。另外,公司关注到类似内容在网络自媒体中存在。公司已收到深交所问询函,目前正在自查中。

昔日“中国农业第一股”蓝田股份轰然倒下,其导火索之一便是农产品资产折旧没有固定标准,且甲鱼等水产品在水中盘点不易,为财务造假制造了间隙。同为虾夷扇贝生物资产的獐子岛,深海之中盘点存货,也不易实现。在多番自查后,投资者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