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捕捞致家死鱼钝加 部份种群呈现灭尽迹象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从本月1日开始,北纬35度以北海域即黄海和渤海区域开海,半岛地区休息了三个月的渔民陆续驾船出航,约3.5万艘不同种类的渔船奔赴各个海域,开始了他们的海上“征程”。其中,青岛约20000艘渔船具备出海能力成为全省捕捞“大户”,而威海6500艘和烟台的6000艘渔船旗鼓相当分居第二第第三,日照有3000余艘渔船可以出海。

今年6月1日休渔期当天,南姜码头的渔民们在整理今夏最后一船少得可怜的海货。记者陆金星

近海鱼少:不少大船准备十月份出远海

当下休渔期间,爱吃海鲜的青岛人仍忘不了念叨“加吉头,鲅鱼尾,刀鱼肚子,鲕鱼嘴”,多少年来,这四种海鱼一直是老青岛人的心头“四美”。但你可能不知道,“四美”中的加吉鱼、刀鱼以及对虾、黄花鱼、梭子蟹等海产品,如今已很难寻到野生品种,充斥市面上的绝大多数都是“圈养”的人工养殖货。据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近日发布的资料显示,因为过度捕捞以及海水污染等原因,我省近海47个主要捕捞品种,已有27种过度利用,6种严重衰退。而在青岛,胶州湾的渔获种类也从上世纪80年代的100余种降到了目前不足30种,部分品种甚至出现种群灭绝迹象。为了避免将来会有无鱼可吃的一天,青岛人不得不从现在开始行动起来:长期防污治污,适度休渔放流,争取还海洋鱼类一个干净、安全的“家”。■可怜渔民歇了船餐桌鲜味淡“一想到年轻时候吃的那个海货,现在都流口水。”家住延吉路的姜先生今年48岁,在他的记忆中,二十多年前生活水平没现在高,但一到周末餐桌上的海味却比现在丰富:红焖加吉鱼、干炸带鱼、海胆蒸蛋、葱烧八带等等,应有尽有,鲜味浓厚。“我家门口路边市场一大早就摆满了整筐的鲜海货,渔民当天捞的蟹子、八带、虾虎啥的,煮好了咬一口都淌水,肉到了嘴里跟要化了似的……”不过,这种美味姜先生已经多年未能找回。“现在餐桌上也有海鲜,但绝大多数都是养殖的,甚至还有外地运来的。越吃味道越差,品种也少了。”今年5月中旬,距离6月1日休渔还有半个月,姜先生到码头和市场上去采购海货,发现市面上选来选去只有人工养殖的蛤蜊、对虾、黄花、牙鲆、鲳鱼等几种,让他很是失望。事实上,在今年休渔期之前,岛城的码头就已陷入沉寂。来自市海洋与渔业局的统计显示,岛城5000多艘捕捞船中,6月1日前有一多半已提前休渔。5月29日,记者在崂山沙子口码头探访时发现,码头上停满了大小渔船,不少渔船已连续几个月没有出海。“因为海里面鱼虾少、柴油价格高,渔船出海根本挣不到钱。”来自四川的船老大姜师傅解释说。据了解,渔民大规模提前休渔的状况已经延续五六年,早在2005年提前休渔就已出现苗头,到2010年势头更为严峻。没有了捕捞船出海,市民餐桌上的鲜味自然少了很多。■可叹渤海63种鱼类,30年消亡大半餐桌上本地海鲜少、渔民提前休渔的背后,折射的是渔业资源日益枯竭的现实。据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统计,渤海鱼类已经由20多年前的63种下降到现在不足30种,很多海域已经变成无鱼可捕的海洋荒漠;我省近海的47个主要捕捞品种,有7种充分利用,27种过度利用,6种处于严重衰退,有的甚至已濒临灭绝。青岛的母亲湾胶州湾、烟台的母亲湾莱州湾是我省两大海湾,其中胶州湾位于青岛近岸海域,莱州湾位于渤海南部,这两个海湾原本都有着丰富的基础饵料,是黄渤海多种鱼、虾、蟹类的产卵、索饵和育幼场,具有重要的生态价值。但是近年来,随着两湾生态环境的恶化,海洋生物资源急剧衰退,优质鱼虾类已形不成渔汛。以胶州湾为例,20世纪80年代以来,胶州湾内渔业资源大幅度下降,主要经济鱼虾蟹等种类,资源量逐年趋向枯竭。据我省开展的渔业资源现状调查显示,上世纪80年代,胶州湾渔获种类是109种,上世纪90年代降至58种,减少了46.3%。就平均网获量折算,上世纪90年代渔民的网获量仅为上世纪80年代的10%左右,牙鲆、加吉、梭鱼、半滑舌鳎等优质鱼种数量锐减,网获量更是逐年下滑。青岛市区的海捕海鲜,崂山是重要来源。记者从崂山区海洋与渔业局了解到,崂山沿海渔业资源素负盛名,上世纪30年代初的调查显示,在崂山海域春秋两季产卵索饵的鱼类有近百种,形成了丰富的水产资源。然而,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加吉、带鱼、对虾、梭子蟹、海胆等常见渔业资源均已形不成渔汛,野生资源基本绝迹。■可恨污染加恶捕,鱼虾蟹“断子绝孙”让胶州湾的鱼虾蟹逐渐走上灭绝之路,幕后有两双巨大的“黑手”——左手是海洋污染,右手是过度捕捞。胶州湾成市区“排污池”中科院海洋所高级工程师董罗海介绍说,水域环境污染的不断加剧以及长期以来对渔业资源的持续高强度开发利用,导致了海洋渔业资源和水域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水域生态荒漠化现象日益严重,水生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威胁。总面积388平方公里的胶州湾,不但在过去的50年间萎缩了100余平方公里,而且成了承载市区污水的大水池。据统计,仅胶州湾东部年排放陆源污水就达1.5亿吨,再加上胶州湾北部、西部,年排放陆源污水总量超过2亿吨。《2009年青岛市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显示,胶州湾沿岸排污口数量较多,陆源入海污染物量较大。2009年夏季,胶州湾轻度、中度和严重污染海域面积分别占总面积的21.7%、21.5%和14.3%,受污染海域面积较2008年增加12.0%。

虽然开海已经十多天,但在崂山区沙子口国家中心渔港,却并没有往年热闹的景象。日常停靠在码头的60多条渔船,现在出海的只有三分之一。每天早晚,才会有一两条小船回来,带来一些八带、虾虎、海螺等小海鲜。

过度捕捞“子孙一窝端”除了海洋污染,过度捕捞也是导致渔业资源锐减的祸端。市海洋与渔业局海洋行政执法支队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大马力渔船在捕捞船中占据的比重越来越大,渔民捕捞作业方式也由过去的“贴底拖”升级为“变水层拖网”,既可以贴底,又可以上升。这种“扫荡式”捕捞法让所有鱼群,包括个头较小的鱼子鱼孙都“难逃一劫”,由此导致了经济鱼类资源急剧衰退,加之海洋资源的再生能力远远低于捕捞量,传统经济鱼类已形不成鱼汛,尚存品种也呈小型化、低龄化趋势。此外,休渔期间部分不法捕捞船违规作业,滥捕鱼子鱼孙,也加剧了部分渔业品种的“灭门”风险。“举个例子,以前海捕刀鱼很常见,这几年青岛市面上的本地刀鱼却很少见到了。”中国水产科学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王印庚介绍说,青岛近海是刀鱼的产卵场和索饵场,上世纪60年代,刀鱼的成熟期在二至三龄,体长40厘米,而今,刀鱼为了保护其种群,一般在一龄30厘米时便“被迫”产卵。在这种情况下,刀鱼不但越长越小,连“种”都很难保住,青岛这块刀鱼的“风水宝地”,如今已成刀鱼的“屠场”。■出路为大海疗伤,需一剂猛药面对日益衰竭的海洋渔业资源,青岛市有关部门也开始采取各种补救措施,伏季休渔、增殖放流,让大海休养生息并为其“补血”就是其中一种;然而有专家表示,这种“收了种,种了收”的模式归根结底治标不治本,为脆弱的大海疗伤还尚需一剂猛药,那就是——防污治污。休渔,让大海休养生息从6月1日起,青岛进入一年一度的伏季休渔期,全市五千余艘捕捞船全部停止出海作业。一周后,2010年渔业增殖放流行动在浮山湾启动,5.6亿单元的鱼虾蟹陆续投放大海。据山东省海洋捕捞生产管理站站长王熙杰介绍,1995年起国家开始实施的海洋伏季休渔制度,目的是保护海洋渔业资源、转变渔业发展方式。经过这些年的伏季休渔,不少已经枯竭的渔业资源品种特别是增殖放流品种得到了较明显的恢复,海蜇、对虾、梭子蟹、鱿鱼、带鱼产量明显增加。放流,给鱼子鱼孙活路增殖放流是增加海洋渔业资源的另一措施。据渔民宋叙民介绍,每年9月1日开海后的头半个月是渔民最幸福的时候,因为经过三个月的休渔期海里资源最为丰富,出海作业网货量最高。“其实多数捕捞上来的鱼虾蟹都是三个月前放流的,每年放一季捕一季。”不过,老宋也担心:如果哪年渔业部门不放流了,大海里还有东西可捕吗?治污,还鱼虾干净的家宋叙民的担心也在驻青海洋研究院所的专家中引发共鸣。中科院海洋所董罗海等专家表示,海洋和陆地相比更为脆弱,这种收了种,种了收的陆上作业方式对海洋而言并不是治本之策。治本之策还在于治理污染、清洁海洋生态环境,还鱼们虾们一个干净的“家”。据悉,青岛已在不断立法加强海洋环境保护。2009年,青岛市实施监测的重点排污口数量由2008年的4个增加到10个;今年5月份起实施的《青岛市海洋环境保护规定》规定,流入胶州湾的海泊河、李村河、板桥坊河、娄山河等河道内部不得新建排污口,已建的排污口应当按照规定标准排放;用海单位或个人在海域内倾倒生活垃圾、废弃物的,将被处以3万元以下罚款。■链接这些餐桌海味多是人工养殖据海洋部门统计,在胶州湾内栖息繁殖的海洋生物达300余种,主要渔业品种有近200种,常见的有加吉、牙鲆、高眼鲽、木叶鲽、舌鳎、鲐鱼、鳓鱼、带鱼、小黄鱼等等。但随着生长环境的恶化,黄渤海不少常见渔业品种已形不成渔汛,濒临种群消失。其中,青岛近海内被纳入我省资源严重利用或衰退名单的主要渔业品种也有20余种,包括加吉、鲆鲽类鱼、舌鳎、鼓眼鱼、海胆、金乌贼、黄花鱼等20余种。海洋资源的日益锐减,对爱吃海鲜的青岛市民来说是一大损失,对渔业生产和出口大市青岛来说也是个挑战。近年来,为了保障市民餐桌的海鲜供应量,相关部门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主要的一项,就是大力发展渔业人工养殖。在青岛的郊区县市,人工养殖业得到迅速发展。对虾、牙鲆、鲈鱼、海参、鲍鱼、蛤蜊、扇贝、梭子蟹等渔业品种,养殖规模和产量较大,已成为市场供应的大头。据市海洋与渔业局局长黄聿颂介绍,目前市民餐桌上的海味,60%都已不是渔民乘风破浪从大海里捕捞的“生猛海鲜”,而是来自渔家的养殖产品。

“崂山这边都是收购船,我们每天通过北斗卫星和远洋渔船用短信交流,现在收购船主要就是收鱿鱼。今年开海时的节气比往年早了一些,时间不到海上渔货不多。去年这个时候黄花鱼都上了,今年还没有呢。今年就是蟹子多、偏口鱼多,对虾什么的都少。本地的鲳鱼、加吉鱼都很少,拿鲳鱼来说,根据我们的经验,过了3两的鱼,多一两一斤就得贵10元钱,因为量不够价格也落不下来。这两天又赶上大潮,我准备过了10月再出海。”沙子口船老大董师傅告诉记者。

记者从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部门了解到,由于近海渔资源的减少,渔民们不得不去远一些的地方捕鱼。而日照多为50马力以下的小渔船,则只能呆在近海捕了。烟台、威海的渔船以中型居多,因此,青岛地区的渔船出海后基本上是烟台、威海地区的渔民一起“抢鱼。”

马力加大:近海30海里内500条大船作业

由于鱼资源的减少,需要远洋作业才能有收获,因此,半岛地区很多渔民也“鸟枪换炮”。将50马力以下的渔船进行更新换代。根据国家渔业捕捞许可规定,海洋大型捕捞渔船主要是指主机功率大于等于441千瓦。海洋小型捕捞渔船是指主机功率不满44.1千瓦且船长不满12米。而海洋中型捕捞渔船是指海洋大型和小型捕捞渔船以外的海洋捕捞渔船。

青岛市在距离海岸线12海里到30海里的距离,盛产加吉鱼、黑头、鲳鱼、刀鱼、鲅鱼等大鱼,海洋渔业资源非常丰富,大约有500多条大马力的渔船在这片海域内捕鱼。”据市海洋与渔业局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些渔船的马力从60马力到300马力不等,既有木头船也有铁皮船,但以铁皮船为主。市海洋与渔业局工作人员称,目前青岛市60到300马力的渔船约有1700余条,出海的只是一部分。岛城仅积米崖码头以及胶州码头有部分中型捕捞船,即墨、崂山等地还是以小型的捕捞船占大多数。

渔具九种:每船限两种根据捕捞种类定

目前,在海域中渔船的作业类型分为刺网、围网、拖网、张网、钓具、耙刺、陷阱、笼壶和杂渔具(含地拉网、敷网、抄网、掩罩及其他杂渔具)共9种。渔业捕捞许可证核定的作业类型最多不得超过其中的二种,并应明确每种作业类型中的具体作业方式。拖网、张网不得与其他作业类型兼作,其他作业类型不得改为拖网、张网作业。

据船老大张如锦介绍,如果是捕海蜇就需要用围网,如果是捕捞普通的鲅鱼、鲳鱼、鱿鱼等,则需要刺网,而如果要钓鳗鱼,则需要钩具和笼壶进行作业,因此,出海前,渔民们都会根据自身船的情况选择渔具,而不是盲目入海,那样,肯定连本也挣不回来。

海货减少:沿海建起上亿亩海产养殖场

“按照目前近海资源和鱼资源的减少,可以预见,小船以后只能当作养殖船来使用了,而出海的都是大中型捕捞船。”据日照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虽然每年国家都在增殖放流,补充近海的鱼资源,但仍然是杯水车薪,远不能达到海洋渔产资源的锐减程度。小船出不去了,即使出去,也入不敷出。因此,以后的海洋捕捞,只能靠大中型船来满足需求。

“虽然海里的鱼资源减少,但市民不必担心吃不上海鲜。目前,沿海地区已建立起上亿亩的各种海产养殖基地。”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刘教授一语道破天机。据了解,仅青岛地区就有几千万亩的养殖区域,而日照、烟台、威海沿海地区都有规模不一的养殖基地,这些养殖基地,让市民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海鲜。

新闻延伸

青岛胶州黄岛远洋大船多

记者从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了解到,青岛市约2万余艘渔船可出海捕捞。其中胶州和黄岛的大马力渔船可远洋“作战”。胶州的500以上马力的渔船去公海钓鳗鱼,成为当地渔民的主要捕捞目标,每年捕捞回来的鳗鱼在码头现场加工,然后出口日韩赚外汇。

而即墨、崂山的部分马力小的渔船,可在近海捕捞,满足当地市民吃海鲜的需求。而积米崖和营海码头的一部分中型船又填补了远洋和近海的不足,捕捞回来的鱼又可供应市场和满足一些养殖场鱼饲料的要求。

日照3000余艘船主靠近海

据了解,日照市共有3839艘渔船按要求进港休渔,其中在册捕捞渔船2667艘、特殊渔船1172艘。大部分渔船停泊在岚山东潘渔港码头,小马力渔船占大多数,而中型马力的渔船也相对较少,大马力渔船更是凤毛犄角。

烟台6000余艘渔船大船较少

黄渤海休渔期结束后,烟台6000多艘渔船拔锚启航,出海捕捞。烟台拥有刺网渔船4400多艘,占全市渔船总量的74%,而刺网渔船和青岛地区的刺网渔船经常在一片海域里抢鱼。这些渔船的马力在100马力以下,大部分是木头制造。相比之下,大中型渔船相对偏少。

威海远洋为主近海为辅

据了解,开海当日威海市共有6500余艘渔船陆续出海作业。山东省威海市海洋与渔业局工作人员介绍,今年威海市积极推动渔船安装船舶自动识别系统和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建设,60马力或船长12米以上的大中型渔船AIS船载终端的安装率达到100%,100马力以上捕捞渔船救生筏配备率达到100%,大大提高了山东省海洋捕捞渔船的安全生产能力。他们主要以远洋为主,近海为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