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桑沟湾探索深海养殖室内养殖的突围之路|渔业,国内动态|农业渔业资讯新闻信息列表|渔业|渔业产品|水产|中国渔业信息网|渔业信息|农业渔业企业|中国农业网|www.zgyy.com.cn

图片 1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1011809310374.jpg>&nbsp&nbsp&nbsp&nbsp昨日,30多厘米厚的冰层封住了桑沟湾南部海域主航道,愁坏了不少要到养殖区作业的渔民。图为渔民找来破冰工具,自辟航道。&nbsp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1011809311873.jpg>&nbsp&nbsp&nbsp&nbsp1月16日晚一夜寒风,桑沟湾南部海域冰层进一步增厚,不少大马力渔船也被困在岸边动弹不得。图为被冻住的渔船。&nbsp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1011809313752.jpg>&nbsp&nbsp&nbsp&nbsp昨日上午11时许,在宁津街道办事处鸿泰渔业码头,一艘从海上捕捞归港的渔船满身冰霜。船上工人手持铁棍,为该船的前桅杆等处除冰。&nbsp
昨日,山东威海市桑沟湾南部海域结冰情况更加严重:冰层由前一天的厚20多厘米增加到30多厘米;码头外1.5海里处主航道也被冻住。厚厚的冰层不仅让数百艘小舢板“寸步难行”,数十艘大马力渔船也被困在岸边,无法出海作业。为减轻冰灾带来的损失,荣成海洋与渔业部门及宁津街道办事处的相关工作人员正积极组织岸线渔民破冰生产,并对海冰给近海养殖业造成的损失进行摸底和调查。&nbsp
现场:30多厘米厚海冰封住主航道&nbsp
昨日上午10时许,荣成渤海水产养殖公司养殖工人孙耀文,驾船从距码头3海里处的养殖区返回鸿泰渔业码头。他行驶到距离码头1.5海里处的主航道出口时发现,多年不曾结冰的主航道布满了圆圆的冰面,自己驾驶的小马力渔船根本无法归港。&nbsp
“多亏当时正处于涨潮期,外加一艘450马力大渔船在前方破冰开路,我才在潮水的助推下艰难地回到了码头。”归港后,孙耀文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他从码头到养殖区只需要行驶15分钟,这次却跑了整整一个半小时。&nbsp
据孙耀文的同事毕新启介绍,他当天7时的实时测量结果显示,昨日清晨桑沟湾南岸的海冰厚度已达到了30余厘米,4米深海水的估测温度已降至-4℃,海面上的浮冰面积大量增加,并延伸至养殖区主航道。“这种情况从2002年以来就没有碰到过,实属罕见。”毕新启说。&nbsp
当日上午11时许,记者在宁津街道办事处鸿泰渔业码头看到,一艘从韩国作业归港满身冰霜的渔船上,一名养殖工人手持铁棍,对该船的前桅杆上的厚厚冰霜进行铲除,并用热水对部分结冰缆绳进行融化。码头东端,几名试图乘船出海的养殖工人,利用身边的各种工具,击打船头前方的冰面,最终凿出了一条可供通行的航道。&nbsp
原因:滩涂薄且处于西北风下风头&nbsp
昨日下午,记者采访了解到,荣成中北部地区近海却并未出现大量结冰现象。截至当日下午4时,荣成北部的爱莲湾及成山头部分海域也未出现大面积结冰现象。目前,结冰最为严重的地区就是桑沟湾南部海域。&nbsp
“连日来,荣成持续低温大风天气,海水温度骤降4℃,让桑沟湾海域的海水比一般海水更易结冰。”荣成市气象台预报组工作人员宋静说,冬季盛刮西北风和北风,桑沟湾南部海域处于冬季风的下风向,海水结冰后,又被大风吹至这部分海域,加剧了近海海冰的生成。除此之外,桑沟湾南部海域的近海滩涂较薄,海水较少,温度下降后,海水很容易结冰。&nbsp
应对:启动应急预案&nbsp组织抗灾生产&nbsp
为减轻低温、暴雪、海冰灾害对养殖户造成的影响,根据市委、市政府的指示,荣成市海洋与渔业局专门制定了防范冰雪灾害应急预案,不仅建立了渔业冰灾日报制,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还24小时待命,随时了解海冰、降雪的进展情况,对可能出现的重灾区开展拉网式调查跟踪。&nbsp
“完善的灾后自救机制要求我们快速反应,深入一线,与受灾渔民一同抗灾自救。”由于遭受海冰灾害比较严重,荣成市宁津街道办事处于1月16日紧急启动了防冰冻应急预案,街道渔业办公室、安全生产办公室全体工作人员深入海水冰冻一线,走访渔业生产单位和渔民,调查受灾情况,及时将当地的受灾情况上报上级有关部门,同时指导渔业公司和渔民积极开展自救。&nbsp
截至记者发稿时,荣成市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统计受灾数字和组织受灾群众自救。
记者&nbsp王岚&nbsp周晓静

强台风“布拉万”掠过荣成后,桑沟湾海域不少养殖网箱受损,但钢制网箱却只是体表轻微受损,养殖工人正在将严重受损的木网箱中的经济鱼类移往钢制网箱中,以减少损失。资料片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海上连年遭灾,改变了桑沟湾南岸养殖户丛坤的观念:能不能赚钱,市场还在其次,天气才是最重要的。而丛坤这种“看天吃饭”的心态,已然成为桑沟湾沿线养殖户无奈的一个缩影。

昨日上午,在山东荣成桑沟湾海域养殖区,一名养殖工人正在对受损的网箱进行简单加固。受台风“布拉万”外围影响,桑沟湾海域养殖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

如何让桑沟湾沿线养殖户走出这种“看天吃饭”的困境,养殖模式如何变化才能引领他们成功突围?这不仅仅是养殖户们的期待,更是荣成走渔业经济强市之路必须直面的问题。

海上渔业生产的自救和恢复历来是台风过后各级关注的焦点。本轮强台风“布拉万”外围过境后,山东省荣成市各级依照应急预警,迅速开展各项工作,于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海上生产。

动态化的水文监测

昨日上午,为了尽快摸清“布拉万”到底给渔业造成了多大影响,市海洋与渔业局成立了8个督导组,深入7个镇区和30余家渔业企业了解灾情,组织渔技站、渔业科等10余名专业人员出海实地查看海上养殖受损情况。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与海上自然灾害抗争的过程中,此法亦适用。多年来,为进一步加深对桑沟湾海域水文数据的监测和分析,中科院先后帮扶东楮岛渔业公司和寻山集团建立了两处水文观测系统,让这两家公司在近海养殖和渔业生产中受益匪浅。

市海洋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说,为了研究制定灾后恢复生产的对策措施,尽早恢复生产,该局还邀请养殖专家在现场查看的基础上,对“布拉万”给全市渔业生产造成的影响逐一分析,并将所有可能产生的后果,以文件形式通知到各镇区,使基层和企业做到有的放矢。此外,荣成市还组织受损拖头、舢板进行维修;全面加快网具整理,为秋汛捕捞生产创造条件。

“数据需要进一步动起来,才能形成良性循环,确保近海养殖的收益。”市科技局副局长王士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在水文监测方面,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有限公司是较为成功的一个范例,其参鲍等海珍品的优质化生产和抗风能力与动态化的水温监测保障措施有很大关系。

据了解,以近海养殖为主的桑沟湾沿线镇,在本次台风中均遭遇较大损失。但得益于较快的反应速度,这些街道均将损失降至最低。石岛管理区宁津街道办事处在“布拉万”过后,将机关干部分成7个工作组,到一线了解情况,指导渔民自救。而位于桑沟湾北岸的寻山街道办事处则根据街道实际情况,协调调度机械、人力修复受损房屋、清理补救海上养殖受损区域,并对海上养殖受损最严重的龙须菜等养殖产品进行抢救。

一名从事近海养殖多年的养殖户孙琰认为,荣成的两处国家级水文监测设备均位于桑沟湾海域,南北两岸各一处,理论上已实现了对桑沟湾海域水文监测的全覆盖,但水文监测数据并不是人人都能看得懂,需要一个解析的过程,这就好比一种海洋传递给人类的密电码,光有电码是没有用的,需要的是解码人,也只有这样,才能在海上的自然灾害来临前,让近海养殖户做足充分的准备,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抗风寒的深水养殖

强台风“布拉万”过后,桑沟湾南岸一处养殖区,凌乱的海面却有这样一番对比:一方面,盛放各种经济鱼的木网箱大量毁损,养殖工人只能用绳子暂时将其捆绑在一起,避免木网箱被彻底吹散;另一方面,钢制网箱则丝毫不受影响,除了网箱面上的网盖略微受损外,整体上是无虞的。

丛坤告诉记者,这种钢制网箱便是养殖户对深水养殖和抗风寒养殖的一种探索,在台风和寒潮天气来临的时候,能够保障养殖产品的安全,但由于造价是普通养殖箱的10倍而无法普及,一些养殖户只能将最为珍贵的养殖产品放置在钢制网箱中。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桑沟湾目前的养殖模式主要是浮筏式网箱、浮绳式网箱养殖,抗风浪能力较弱,且易造成海域水环境污染,直接影响养殖效益,而且浮绳式网箱养殖还因养殖密度过大,个别港湾甚至出现了超负荷养殖,一旦面临突发的自然灾害,应对灾害的能力较弱。

“准确地说,桑沟湾的养殖模式更趋近于港湾养殖,如再不向近海发展,港湾养殖的路就会越走越窄。”丛坤认为,桑沟湾是半封闭海湾,是大量淡水的汇聚地,海水交换速度慢、海水盐度低,又易形成多种自然灾害性天气,很显然,向深海发展是近海养殖发展的方向。

目前,国内已经研发出一种深水抗风浪升降式网箱养殖技术,该类网箱由网架系统、网衣系统、固定系统和附件系统构成,其升降系统可调节网箱在海中的深浅度,以抵御特大风浪的袭击,其抗风能力达12级。

海珍品的室内养殖

接连遭遇海上的灾害性天气,荣成博海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殷传洲已将所剩不多的海化鲟鱼转移到了文登南海的一处养殖基地中进行室内养殖,以保全这个已进行了7年的科研项目。在桑沟湾海域,殷传洲还计划着建立一个规模化的室内养殖区,方便冬季转移部分经济鱼,降低灾害带来的损失。

对于海珍品的室内养殖,寻山集团可以说最具发言权。多年来,为了保障海参、鲍鱼等海珍品能够安全越冬,该公司除了将部分幼苗送往福建等地越冬外,他们还将部分成品参鲍送进养殖场的温室中,进行越冬保护。

“海水与空气不同,降温的过程相对慢一些,有足够的时间转移海珍品。”寻山集团海洋珍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孙东一说,海珍品南下越冬成本较大,且易使海珍品在转移过程中意外死亡,而将海珍品转移进温室中进行保护,能够确保养殖利益不受损失。

“养殖模式的多样化和前沿化将引领桑沟湾近海养殖业走出自然灾害的困扰。”养殖户孙琰认为,多年来,荣成始终坚持政府搭台,让近海养殖公司与国内各大科研院所对接,探索近海养殖的出路和发展方向,不少前沿的养殖方式和模式也让他大开眼界,但在操作和应用过程中,还需要逐步落实,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