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江早已禁渔 餐馆“家死鱼”九成系网箱养殖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餐馆“野生鱼”九成网箱养殖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左为养殖黄颡鱼,右为野生江颡

长江禁渔后,政府明令禁止所有经营场所销售长江野生鱼,本地部分餐馆酒楼为何还敢公开叫卖“长江野生鱼”?经记者了解,这些所谓野生江鱼,实为在长江里用网箱养殖的人工饲养江鱼,只因沾了长江水就被部分商家冠以“江鱼”兜售。

物以稀为贵,加上味道确实好,这让众多市民对野生江鱼趋之若鹜。据了解,近年江城已经出现了数百家大大小小经营野生鱼类的餐馆,但野生江鱼数量稀少,供货困难,显而易见,不少江鱼餐馆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只是如此庞大的消费骗局是如何得手的,个中手法值得玩味。手法1:选址临江赚卖点近日,记者走访了江城不少宣称经营江鱼的菜馆。发现一个共性是,这些馆子绝大多数都开在江边,不少甚至就开在堤外甚至是趸船之上的近水处。其好处显而易见。因为临江,所以江鱼来源有保证。服务员对食客最常见的说法是:每天都有渔民直接将打的鱼送过来。这些酒店还几乎都建有专用的鱼池或鱼缸。不为别的,一为让顾客看到有活鱼在游动,二也是为了方便食客看货挑选。调查发现,只要选址临江,会推销,江鱼馆经营场地的硬件设施无论好坏,生意都很火爆。在月湖桥附近几家江鱼馆,记者以食客身份告诉店员,想在此请关系户吃野生江鱼。销售员多半会口若悬河:本店江鱼绝对正宗,不是野生的肯定吃得出来,卖“水货”那是砸自己招牌;甚至还有人喊出“如假包换,假一罚十”的推销词。但当记者表明身份,服务员不是转身而去,就是说搞不清楚。也有人直接回答:有野生鱼,也有水库鱼,明码实价,看顾客自己的需要。问及消费水平,服务员说,“一桌吃个二三千元正常,上万元一桌也不少见。野生江鱼比家养鱼鲜美多了,当然值这个价钱。”而记者发现,很多江鱼馆和露天排档差不多,不过,看看其价格表再看看火爆的人气,相信服务员所言不虚。手法2:江鱼家鱼混搭障眼法在汉江边一家规模很大的江鱼馆,记者看到该店建有几十个玻璃水缸,养着二三十种鱼以供食客挑选,每个水池上还标着鱼的种类和价格。“这都是江鱼吗?”面对记者询问,店员反问一句,店外就是汉江,不是江鱼还跑出去买鱼不成。不过认真看过后,记者便发现了很多明显的问题。雅鱼、丁桂鱼、鳕鱼、胭脂鱼、鲟鱼、鸭嘴鱼等鱼类很清楚,有的是国外引进的鱼种,有的虽是长江鱼,但武汉江段根本不会有,有些还是国家保护鱼类,唯一的来源只能是水库里养殖的。狗子鱼、石扁头、花姑娘、麻花鱼、白条鱼、油桶鱼等鱼类,叫的全是土名,多数武汉人不但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对这样的鱼,普通消费者肯本无法辨真假。更有意思的是,记者看到一种标价为320元/斤的气泡鱼,细看之下,发现就是很多酒店里都在销售的所谓河豚。据记者调查,这种养殖河豚全是外地运来的产品,市场售价每斤不过二三十元,市区内酒楼售价也不过每斤百元左右。陪同记者一同前往的武汉餐饮协会人士在认真看过后,作出总结:“该餐馆近二十种鱼,只有七八种是真正的野生江鱼,其它全是养殖产品。”记者又请中国烹饪大师何培艳前去辨认。何大师最后得出结论:“该餐馆只有江鲇、江鱼回、江颡、石扁头等五六种鱼是正宗野生江鱼。”何培艳介绍,就算是餐馆养有野生江鱼的缸里,也有家养鱼。食客最后能吃到什么样的鱼,还得看会不会挑;并且,还要防止店家在宰杀的中途换货。手法3:用“入口即化”误导“挑一筷子,鱼肉入口即化,这是江鱼最大的特点,长江鱼就该这样嫩。”这是采访中,很多食客的介绍。不过,据永兴宝鱼府的大厨介绍,这是很多餐馆对食客最常见的误导。“入口即化那样的嫩鱼,绝不是野生江鱼,真正的鲜活江鱼不但不会入口即化,还有一定嚼劲。”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厨表示,鱼肉嫩,顶多说明这鱼是活鱼,更说明这鱼的生存空间有限,缺少运动,肌肉松弛,最可能的就是网箱鱼。而野生的长江鱼,据他多年的烹饪经验,特别是肉食鱼类,由于生活环境宽阔,靠自然食物链成长,大鱼吃小鱼,生性凶猛才易存活,在这种状态下长大的野生江鱼,鱼肉结实,食用时很有嚼劲。何培艳大师也证实说,网箱鱼与野生江鱼,在腥味上也有明显区别,野生鱼腥味小,网箱鱼腥味较大。应该说,腥味越大,鱼的品质越低。但靠这些区别是否江鱼并不可靠,现在有很多食品添加剂可以改变口味。所以,对多数消费者而言,要想靠嘴巴准确无误地区分出江鱼和养殖鱼非常困难。警惕“便宜的”和“等你来点的”何培艳介绍,“正宗江鲇一斤少说要卖四五十元,酒店不卖个百元左右肯定亏本。同理,正宗江鱼回酒楼不卖个二三百元,也得亏本。”何培艳介绍说,做餐饮“生的做熟对半出头”是行规。那些开价几十元的江鱼回江鲇肯定是假的。永兴宝鱼府的老板也称,用这样的标准去打量,酒楼里每斤售价才几十元的江鱼,除了江颡鱼、泥鳅、虾子、草鱼、鲤鱼等杂鱼或低档鱼还有可能是真货,别的就都是假的了。当然,就算消费者花得起高价,也得仔细辨别。因为销售真江鱼的餐馆,对熟客也多是建议提前预约,因为名贵品种价格太高,又不易养活,根本不会大批量进货,所以放在玻璃缸里等着食客来点的昂贵江鱼,食客得多留点心。本地做江鱼的老字号酒楼“新兴大酒楼”董事长宋汉杰也称,该酒店30年前确实是用长江野生青鱼做菜,后来江鱼断货,就改用湖鱼代替,最近一二十年,连野生湖鱼也买不到了,如今有人要是想吃江鱼,更多得靠机缘。江鱼健美家鱼胖学会分辨少上当本想向鱼贩们请教如何从外观上区别江鱼和家鱼,出乎记者预料,在华南等几家水产市场,众多鱼贩竟无一人说得清楚。一位鱼贩告诉记者,现在菜场根本没有野生江鱼,餐馆里说得最多的江鲇和江鱼回基本上都是家养的。他们很多人从业十几年,都没有见过真江鱼,怎么能清楚辨别?记者再次求助何培艳大师,并随其一同前往永兴宝鱼府。何培艳在该店鱼池里找到两条鱼,向记者做了展示说明。上图中,长而黄的为一条野生江颡,短而肥的为一条养殖黄颡鱼。何大师的结论是,野生鱼吃食不易,运动量也大,一般长得比较健美;而养殖鱼吃得多动得少,一般都患有肥胖症。最简单的区别办法是,把两种鱼都从水里捞出来,不停挣扎扭动的多半是野生鱼,那些动两下后就跳不动了的多半是养殖鱼。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野生江鱼做熟后,皮非常薄,皮下脂肪非常少,鱼皮很难扒下来;养殖鱼由于皮下脂肪很厚,因此感觉皮厚,用筷子一扒很容易分离。

昨天,记者以食客之名前往上上鲜鱼村中华路分店探访,该店主打特色就是长江野生鱼。“虽不是我们自己去打捞的,但肯定是长江野生鱼。我们店每天去大水库那边进货。若这鱼不是野生的,你肯定吃得出来。你看看我们这里这么多食客,若这不是野生鱼,那就是砸自己招牌了。”在该店,记者看到野生江鲶28元一斤,野生财鱼38元一斤,野生黄鳝38元一斤。除此外,这里还销售野生鳜鱼、泥鳅等多个品种。

可随后记者又致电该酒店杨汊湖分店,该店销售员却矢口否认其鲜鱼是长江野生鱼,“都是水库养殖的,每天去大水库进货。”

当天,记者发现汉口新华路一中型酒楼菜谱上赫然标着一道名为“双味长江鮰鱼”的菜名。记者问服务员,是否是长江野生鮰鱼,服务员摇着头说:“是长江里的鮰鱼,但不是野生的,现在也进不到野生江鱼了。”

“真卖野生江鱼的哪敢把江鱼写在菜谱上。”昨天,中国烹饪大师孙昌弼透露,这些酒楼销售的江鱼其实都是在长江边或与长江连通的湖泊支流上,放网箱养殖的鱼,“这些鱼就是喝了口长江水,吃的跟其他饲养鱼一样的料,口味上根本没有野生鱼的味。”

本地做江鱼的老字号酒楼——新兴酒楼负责人胡润松说,该酒店成立于50年代,80年代以前确实是用长江野生青鱼做菜,后来野生江鱼货源不足,他们就改用洪湖一带的野生草鱼代替,到90年代后期,连野生草鱼也断了货,他们现在只有用人工饲养的洪湖草鱼做菜了。

“江上渔民打的野生江鱼都是大小不一的,就算给餐馆供货也是这样。”胡透露,而一些酒店销售的所谓野生江鱼端上桌全是一般大,稍一分析就知道其蹊跷。

记者昨天走访市内多家菜市场难见野生江鱼。

昨日下午,武昌文安路菜市场一位鱼贩告诉记者,现在菜场根本没有野生江鱼,基本上都是家养的江鲶了。

武泰闸起义门水产市场的一位女鱼贩介绍,现在禁渔了确实弄不到江鱼了,就是餐馆里号称的“野生江鲶”九成都是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