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渔第一网”多为低值鱼类 渔平易近感慨捕捞支成没有抱负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潭眼下正是海洋渔业生产的旺季,记者近日在该市最大的渔港潭门渔港看到:每天天刚放亮,近海捕捞作业的外港渔船带着丰收的喜悦一艘接着一艘开进港口靠岸。船员们忙着将一筐筐新鲜的青甘鱼、带鱼、竹荚鱼等从大船上转移到小艇再抬上岸。岸上近百名鱼贩等着要货。过秤声、讨价还价声、记账声、欢笑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很是热闹。这边开往广东、广西、云南和省内各市县的货车一字排开,整装待发。整个潭门渔港显得繁忙而有序。鱼贩们告诉记者,像这样热闹的场面每天凌晨三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中午,天天如此。近段时间每天的成交量在百吨以上,成交金额近50万元。与往年相比,今年的鱼汛显得特别好,不仅产量高,而且价格也相当不错。鱼情好的时候,近海捕捞作业的渔船最高单产20吨,产值可达万元。该市近海鱼类品种多,品质好,在市场上极具竞争力,每天都有上百吨新鲜海鱼运销岛内外。据了解,今年第一季度,潭门镇渔业生产获得大丰收。1―3月全镇渔业生产产量5720吨,创产值2592万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36·4%和45·1%。其中海洋捕捞5442吨,产值2322万元,淡水养殖278吨,产值207万元。潭门渔业有望再创历史新高。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目前,潭门镇每天有20艘灯光渔船出近海捕捞作业。

图片 1

码头一侧,十几艘出海捕捞归来的大小渔船陆续靠岸,一筐筐新鲜的长身鱼、竹池鱼、灯光鱼等海鲜刚从船舱里抬上岸,就被来自琼海、万宁、儋州等地的客商抢购一空。

南方渔网编辑:吴佩佩

本报嘉积2月28日电“今天的鱼品种比较多,我收了三四千斤,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收获最多的一天!”2月27日上午,在琼海市潭门中心渔港码头,收购商林兴立高兴地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经过漫长的等待,大家重新回到海上作业,心情格外激动。”船长陈荣海告诉海南日报记者,他的渔船是灯光作业渔船,26日下午出海,主要捕捞灯光鱼、红鱼、长身鱼等鱼货共1000多斤,按照现在的收购价,这批鱼能给他带来近6000元的收入。

特区晚报讯:8月1日中午12时整,随着“开渔令”一下,在我市各大渔港里休息了两个月的渔船争先恐后地起锚出港,渔民们都希望开捕后能捞得满舱鱼儿归。昨天,汕头濠江区渔港迎来首航归来的渔船,鲜活的鱼虾蟹吸引了众多鱼贩和群众前来交易,平静了60天的水产品交易码头一时间活跃起来,处处人头攒动,格外热闹。然而,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今年的“开渔第一网”并没有给渔民带来多少惊喜,特别是柴油、冰块等生产资料的上涨更直接影响到他们的收入。新鲜鱼货交易红火昨天上午8点30多分,走入濠江区沿江路,一股鱼腥味便扑鼻而来,不少渔船停靠于岸边,渔民们正从船上卸下鱼货,将鲜活的鱼货搬到岸上交易,路边的鱼摊可见“剥皮鱼”、“巴浪”、带鱼、鱿鱼、“三目蟹”等新鲜海货,摊前挤满了前来购买的市民。8点40多分,濠江区放钓速冻厂码头一艘围网渔船徐徐靠岸,岸边站满许多前来收购的大小鱼商,渔船一靠岸,在烈日下,船上的工友便忙着从底层鱼舱里将一筐筐鱼货提上来,鲜活的鱼儿一“露脸”,等着要货的鱼贩立即围了上去,接着就忙过称、搬运......据介绍,开捕当天,濠江区有80多艘渔船迫不及待先后出海,当天晚上8点开始便陆续有10多艘围网渔船和一些马力较小的拖网渔船归来,但大马力拖网渔船估计在3日至4日才回港。速冻厂里,到处可见清一色女工,年龄约在30岁至60岁之间,她们正在忙着从一筐筐鱼中,对其进行分门别类,将不同鱼类挑选到各个四方形大盘中。据放钓速冻厂负责人称,厂里冷冻库存量达700吨,日速冻量超50吨,日制冰50吨左右,从1日晚开始便不断有鱼货上门,当天上午进厂进行粗加工的各种鱼有10万吨。这些女工全部为本地人,她们每天大多能赚几十元到一百元,工人最多达到200人左右。“第一网”比去年少收5000公斤登上靠岸渔船的驾驶舱,船老大张叔一见面就说,盼星星,盼月亮休息两个月,他们开渔当天中午就迫不及待出海了。由于受台风“凤凰”影响,平时呆在近海的鱼儿都往深海赶,当天他们约行船4个多小时,到约40多海里远的地方进行围网作业,但可能因为水体混浊,鱼群不集中,收获并不尽如意,等到昨天上午回来时,600匹马力的渔船只捕到80担鱼,总量为4000公斤,而且大多为巴浪、姑鱼、花仙等低值鱼类。而去年开渔首趟归来,还有近200担1万公斤的渔获,其中还有100多公斤鱿鱼,今年几乎没有捕到鱿鱼等较高值的鱼类海鲜。采访中,不少渔民也称今年捕获的鱼量少,品种单一,收成不尽如人意。张叔13岁开始讨海,今年已近60岁。对于这几年油价的上涨,他苦笑着说,他这艘渔船加满油近8吨,现在每吨柴油超8000元,一算单纯柴油的成本便要6.4万元,从1日出海到2日上午回来,差不多用了1吨油,即8000元,冰块每条4.5元,整条船要500-600条冰,这样一来,柴油和冰块的成本要1.2万元左右,加上25名工人,还有工具磨损、渔船维修、饭菜等各种成本,如果捕到的鱼每公斤按4元算也只有1.6万元,这一趟算“白捞”了。捕捞效益差渔民青黄不接濠江区放钓渔业联合社陈书记告诉记者,近年来,柴油、冰块等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得厉害,捕捞业效益一年不如一年。他说,如张老大的渔船去年收入有130多万元,但成本大约占6成,即近80万元成本,能收入50多万元,但摊上股东分红、劳工工资和船折旧,每个劳工分1万元出头,每月算下来也只有1000元,算下来船老大能赚的所剩无几。所以,现在许多年轻人不愿意讨海,而捕捞队劳动力基本为“老龄渔民”,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如今他39岁的儿子在船上是最年轻的,其他人大多要50-60岁,这在一定程度上更阻碍了捕捞业的健康发展。另外,近年来海洋污染加大,影响了鱼群的产卵以及鱼卵的孵化,海鱼的产量明显下降,从而造成渔民捕捞产量下降。针对这几年油价飙升,政府落实油补政策的确为渔民雪中送炭,但也是杯水车薪。前几年每吨油2000元,但这几年油价飙升,按去年的平均油价要7000元,升了5000元。张老大的渔船去年整年要加油80吨,这样一来,整年单纯柴油要多支出40万元,去年拿到政府10万元油补,还有30万元的差额。因渔业生产不景气,不少渔民面临着亏本的威胁。海上作业寝食难安谈到讨海的船上生活,张老大苦笑,这只能是“捧场做戏”,正常生产在船上吃,根本没办法按每日三餐进食,有空的时候就多吃点,有时就两餐一起吃;而海上作业随时要关注气象等各种信息,对讲机老响,睡觉也难抽出空来,这一趟来回20个钟头他只睡了1个多小时,中午吃完饭又得赶紧出海了,希望这趟回来能捞到鱼满舱。在与张叔交谈之时,随着一阵马达的轰鸣声,又有一艘渔船缓缓地靠岸,渔民们开始把鱼抬上岸忙活起来。

当前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琼海要求从外省到该市的船员须持有所在地乡镇政府或村委会出具的隔离14天证明。在渔船出海作业期间,渔民如果出现发烧、咳嗽、乏力等新冠肺炎疑似症状时,要马上返港,同时向船籍港所在地主管部门报告,抵港后要按照相关规定立即进行隔离治疗和管控。

进入2月,琼海市多个项目陆续复工复产,海上作业也不例外。自2月3日起,琼海市农业农村局渔政事务服务中心对潭门中心渔港大中型渔船展开全面排查。根据《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渔船恢复生产的通知》要求,自2月20日起,12米以下小型渔船,潭门中心渔港12米以上大中型渔船可暂时在近海作业生产。

受疫情影响,原来捕捞作业从不断档的潭门码头主动进入了“休渔季”。“海上作业需要多人配合,容易产生聚集,因此在疫情期间我们呼吁渔民们在家休息。”潭门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介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