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继续影响虾业 需重视对徐病操纵的办理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随着EMS对全球虾业的肆掠,越来越多的人注重对疾病控制的管理。但在中国EMS的发病率还是比较高,只有少数越南和泰国虾场还在运作,马来西亚的产量仍在下降,墨西哥新虾场逃过一劫,印度开始进行无EMS病原亲虾培育。面对EMS。抗生素也对它束手无策,专家建议建立好微生菌落平衡,选择健康的幼虾养殖以及关注池塘水质和底质的管理。5月20日,GAA主席GeorgeChamberlain向国家渔业所虾委会成员展示了最近主要虾产地的EMS情况以及过去推荐的一些用来缓冲EMS影响的管理方法。GeorgeChamberlain提到,早在2014年初,在中国广东省的东部和西南部地区,EMS出现频率很低,但证实了在珠江一带和湛江地区,EMS形式较为严峻,中至高度,中国北方地区并无养虾。有一些方法,像深挖池塘,清塘底,但仍依靠大量换水来排污。如今,各个国家地区养虾业受到更大挑战,除了容易辨别的EMS,还有一些能影响虾造血器官功能和导致生长慢、体型不一的野村病(nodavirus,诺达病毒)、微孢子虫和其他病原体,它们不易发现却能导致虾体死亡。Chamberlain说:“尽管当前EMS形势严峻,但因虾价高企,刺激了越南地区虾场的扩张。现在虾价跌至5美金/公斤,越来越少虾场,虾苗价格也在下跌。”泰国再受重创,第一季度预计产量只有3万吨,与去年10万吨产量形成鲜明对比。紧接着的3个月温度较低,虾场面临在放苗首个40天的失败率高达30%,不少虾场表示,没有什么期望再重新养一造。尽管Agrobest运营的大规模养殖虾场产量增加了,但马来西亚总体产量还在减少。Chamberlain说墨西哥首次爆发EMS的地方在锡那罗亚州的中心—纳亚里特州和墨西哥北湾索诺拉省的几个虾场。依照目前情况来看,位于南部和墨西哥湾的新虾场似乎已逃过一劫。预计墨西哥虾产量在5.5万至6万吨左右。印度有一个关于EMS的不确定预知。测试EMS的结果是不一致和不确定,所以他们国家目前可以认为是没有EMS病原。专家视点Chamberlain分享了由GAA专家委员会对EMS的一些看法和建议。例如,那些长期对EMS病原辨认的专家,证实了EMS病原使弧菌多个有毒性且能致病菌株中的一种。尽管测试方法在不断完善,但很容易混淆由EMS和其他病毒病如白点病、桃拉病毒所造成的死亡。EMS被认为是垂直传播的,即从外部进入虾卵中,从亲本到虾苗,也可以通过水体、自相残杀、粪便、浮游生物、大型生物、鸟和生物膜等传染虾。Chamberlain认为,一旦在环境中有EMS,那它就很难控制了。更重要的是,在中国,抗生素已经无力抗衡EMS。药敏测试显示,EMS病原对所有抗生素都有了抗性。墨西哥研究表明,几乎所有致病性弧菌都和非致病性菌株一样持有相同的抗性。总之,墨西哥的研究认同了抗生素无效,因为它们无法深入病原体核心,仅仅克隆在几丁质表面上。全球EMS调查除了早期GAA协助辨认EMS病原和EMS里的其他因素等相关研究外,近期,GAA开展了一个新的网上调查,来收集更多在感染EMS地区的虾场信息,同时也为他们提供相关的技术援助。这是一项很大型的调查,由世界银行All-fish项目,国家渔业所的水产产业研究基金以及印度尼西亚的C.P.Prima支持,在GAA网站上提供多种语言版本。基于调查所得的信息,会选择一部分的虾场进行深入现场调查和诊断测试,最终确认最为有效的防控EMS的方法。结合调查的结果,GAA会布点测试,来确定出合适的管理方法共同点以及更好的推动世界虾业的发展。详情进入GAA官网了解!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没有治疗EMS/AHPND的神丹妙药的情况下,有一套有效预防EMS/AHPND风险管理的计划尤为重要。这些预防措施基于病原特征、感染路径以及环境中细菌动态发展。虾塘中围网养殖罗非鱼。Loc说这系统效果很好在墨西哥感染了EMS的对虾相信当谈及急性肝胰脏坏死病——AHPND/AHPNS和对虾早期死亡病——EMS时,每个人都不知所措。从中国确诊了第一例EMS开始,它就迅速蔓延到越南、马来西亚和泰国,对这些国家的对虾产业造成巨大的损失,我们首先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是什么引起EMS?”第一步:EMS的病原体对来自受EMS/AHPND影响的地区和国家的感染虾样本初步分析所得,发现其病因并不是像之前分析的那样。2011年,亚利桑那大学的科研队伍受到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连同越南农业部和其乡村发展部门、渔业部门和动物健康组织的邀请,加入到了对EMS病因的调查研究中来。这项调查受到很多越南人和国际组织的支持,其中包括世界银行、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全球水产养殖联盟、越南明福水产集团、泰国正大集团、全兴国际水产、统一集团和昇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经过3年的调查后,在去年初我们首次证明了副溶血性弧菌中有一特别的菌株能引起EMS/AHPND,也仅有这一独特的副溶血性弧菌能造成EMS/AHPND。这也说明了,常用于检测副溶血性弧菌的方法无法专门检测这种菌株。还有其他的一些观点和假设表明,EMS/AHPND也有可能由其他细菌所引起,但这些病因论述都需要时间来完成。第二步:降低传播我们会经常问:“对EMS/AHPND而言,究竟是治疗还是预防更有效?”。不难发现,在养殖中,当虾病了,症状都显示出来了的时候,通常治疗就没有什么效果,一旦此时虾缺乏免疫,容易受感染,那么就不该投喂饲料,因为它们的生死已经冥冥中安排好了。还有,基于对消费者健康着想,担心抗生素和一些化学物质残留在虾体内,虾病的治疗方法是相当有限的。我们研究发现,若虾暴露在有EMS病原的环境中有12小时,将会出现大量死亡。被感染的虾作为感染源,有两种传播途径:一是被其他虾吃了;二是病原会藏在其排泄物中污染水体。不少围绕EMS/AHPND进行讨论的国际会议和研讨会,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结论:在没有治疗EMS/AHPND的神丹妙药的情况下,有一套有效预防EMS/AHPND风险管理的计划尤为重要。这些预防措施基于病原特征、感染路径以及环境中细菌动态发展来设计的。1、垂直和水平传播我的观点是在寻找到可行且能广泛应用的办法之前,必须要明确所有虾感染EMS/AHPND的途径。基于这点,我们才能确定实际应用中的具体有效防治解决方案。我的研究表明,含病原的水体经虾口咽、死亡虾体以及水体表面含病原污染物,这些是水平传播EMS/AHPND。另一项调查显示在新的养殖区域爆发疾病和进口的新亲虾之间有一定联系,认为是受感染的亲本把病原传给下一代。这就是垂直传播。根据我们的调查,一旦病原体被引入新的养殖区域,那垂直传播将占据相当长的时间(例如,墨西哥近期的EMS大爆发)。一旦病原体在养殖环境中建立好自己的体系,就相当于你未来的收益被染指了,很难避免。如2011年和2012年越南朔庄省就有持续爆发EMS。在几个月后,也就是到了收获的季节,若养殖户把他们的虾暂养在先前受影响的塘里,爆发几率将会更高。在这例子里,水平传播和垂直传播是一样重要的。依我看来,现在越南很多地区都受到EMS/AHPND的影响,因此我们要考虑预防措施时要从垂直和水平传播两方面考虑。有一系列措施针对幼虾疾病防控,包括在孵化时控制病原体,亲虾和幼虾的病毒检测,质量监控和对进口亲虾和幼虾检测的常规措施。我相信,在成功防控EMS/AHPND方面政府发挥着相当重要的作用。相对于小规模养殖户而言,我认为可以采取一系列控制水平传播的措施,如选择合适的池塘来养殖,有储备足够的水来换水,实现养殖对象的安全,通过翻糖和池底干塘措施来及时消除累积的病原,实现混养模式如鱼虾混养或稻米-虾,以及老水可以养殖罗非鱼。这些措施能有效抑制和消除病原细菌,增强微生物群体自然平衡的能力,从而能减少疾病爆发。大的养殖场和企业有足够的资金和能力来生产幼虾或与孵化场合作,能保证虾的质量。当有先进的技术进入参与亲虾和幼虾检测的环节中,孵化场和养殖场都有望实现生物安全,对养殖系统病原监测途径,还利用科技来改进养殖技术,如使用生物絮团和室内系统,养殖户能把EMS/AHPND问题最小化。EMS/AHPND对于对虾产业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同时它也给我们带来机会去改变和转移到更高层次的养殖技术中去。为了有效控制疾病,孵化场,养成场,科研机构以及对虾加工厂之间有合作潜力,它们形成一条可持续对虾供应链。越南明福水产集团就有一个“可持续对虾供应链”的项目。在这条供应链里,严格生物安全保障下生产出的幼虾,在到养成场之前还会进行检测。由科技支持的生物安全和疾病防治将被应用于孵化场和养殖场;减少抗生素的使用以及逐渐被取消,明福水产集团将为市场提供高品质的对虾,当然价格就相对较高了。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好的典范,因为这一对虾养殖中模式中利益相关者共享利益以及降低了风险。最近,我们也完成了对明福水产孵化基地的种苗生产协议的修改,在幼虾预防AHPND和生产无AHPND病原幼虾方面有了统一的结果。我不认为有一个神奇的方法就能简单控制病害,相反,成功控制病害应该是基于“风险管理计划”,就是要把所有导致风险的因素都考虑在内。根据个人能力,来实施合适的防控疾病的方法。2、罗非鱼等生物防控2014年GAA的Advocate杂志的1/2月刊,我们发表过这个主题的文章,有一部分在解释罗非鱼的影响。在此研究中,罗非鱼显示出能保持微生物群体平衡的能力,包括藻类和细菌。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病原菌EMS/AHPND没有繁殖的机会,也没有机会使其菌群增加到一个“关键密度”来感染对虾,进而最大限度地减少疾病传播;另一方面,罗非鱼的存在能有效帮助减少突然变化的微生物系统,因此EMS/AHPND细菌爆发增长的风险也被降低。当池塘生态系统中的微生物群感到心烦气躁时(例如氯化处理和藻类系统崩溃,这样很有可能使得EMS/AHPND细菌趁机而入成为主人,从而造成对虾的感染。如果在虾塘中低密度养殖罗非鱼,它们能帮助控制底栖藻类,清理塘底,吃掉死虾来去除病原的潜在来源。其他鱼可能也会产生相似的影响,未来将对罗非鱼特殊防控病害的机制进行研究。根据一些养殖个体户的经验和养殖系统,养殖户在对虾养殖中有不同的方法来使用罗非鱼。这些方法有在准备放水到养成池的水体中养殖罗非鱼,能有效激活微生物群体的繁衍,在虾塘中用围网和网箱来养殖罗非鱼,罗非和虾混养以及虾——鱼——水稻轮作。3、使用抗生素的影响和风险通常抗生素可以对抗不同种类的细菌,事实上抗生素会同时杀死益生菌和病原菌。在对虾养殖治疗中,应该对不同来源的益生菌和病原菌分开处理。如果对病原束手无策时,只能依赖抗生素,因为这是唯一的治疗方法。我们的研究表明,2012年湄公河一带为了防控EMS/AHPND,曾经一直使用抗生素。土霉素的应用最为普遍,这是因为它价格合理以及购买方便。有时,应用抗生素会显示出一定效果,但其每次的结果却都完全相同。实验研究表明,从感染EMS/AHPND的对虾中均可分离出致病性和非致病性的副溶血弧菌。2011年和2012年越南朔庄省对虾养殖区域对分离出的致病性和非致病性副溶血性弧菌进行抗生素药敏测试,所有分离出的菌株对OTC敏感性存在明显。(本文由新加坡的AquaCultureAsiaPacificmagazine供稿,首发Volume10No2March/April2014;作者:KevinFitzsimmonsandDonaldV.Lighter,LocH.Tran作为Fitzsimmons和Lightner博士在亚利桑那大学实验室的博士生代表,参加了EMS/AHPND的研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