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港:年夜范围鱼排、蚝排年夜浑除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5月底,有广东茂名读者向本刊编辑部报料称,茂南区农林畜牧和水务局不顾当地渔民的反对,无视渔民的诉求,强行对袂花江上的部分养殖网箱进行拆除清理,并责令养殖户在规定限期内对其余网箱自行拆除。在与水务执法部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有部分养殖户甚至跑到省府上访。本刊记者随即前往调查了解。突然而至的《清障决定书》近两个月以来,茂名袂花江上的网箱养殖户张文勇心急如焚,眼看着清拆网箱的期限一天天逼近,他仍然一筹莫展。2013年4月3日,袂花江上15家养殖户接到茂名市茂南区三防指挥部下发的一纸《清障决定书》。决定书里明确指出,袂花江袂花镇北斗村河段网箱养鱼影响行洪安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并限期于4月13日前自行清楚障碍,否则三防指挥部将组织强行清除,费用由养殖户承担。这一份在养殖户看来是莫名其妙的决定书就犹如在袂花江里投下了一枚鱼雷,打破了渔区的平静,在养殖户中激起了千层浪。“发展河湾网箱养殖是由当地渔业主管部门发起带动的,怎么会是违法的呢?”养殖户张文勇十分不解。据他介绍,2008年,渔民积极响应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转产转业的号召,在袂花江北斗村河段开展网箱鱼排养殖,至今已经养殖了5个年头,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据茂南区一位曾在水产部门工作过的知情人士证实,袂花江网箱鱼排养殖是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2009年度专项资金支持项目。同时,也得到了茂名市、区级渔业管理部门的技术支持,而且该项目的实施所产生的技术成果还获得了2012年茂南区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我是首批加入网箱鱼排养殖的其中一户,当时觉得渔业主管部门有政策信息和技术优势,由他们引导发动的事情肯定错不了。而且袂花江的渔业资源日渐枯竭,我们年轻人也想转业,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我们就积极响应,找了5个人(我们俩兄弟和另外三个朋友)一起合股,每人出资4万元左右,风风火火地在北斗村河湾搞起了网箱养殖。”之前一直在江上打渔的渔民张文勇向记者介绍,“这些钱都是向亲戚朋友东借西凑的,现在还背负了一身债务!”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网箱鱼排养殖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养殖之初问题频现,鱼病多发,经常出现死鱼事故,损失很大。“毕竟是第一次搞网箱鱼排养殖,没有经验可循。我们一直摸着石头过河,到现在才逐步走上轨道。”据张文勇介绍,他已经发展到了80个网箱的养殖规模。最高峰的时候,在袂花江上从事网箱鱼排养殖的渔民共有15户,多达近300个网箱,主要养殖四大家鱼、罗非鱼、叉尾鮰以及匙吻鲟、武昌鱼、倒刺鲃鱼等名贵品种。2012年,袂花江网箱养殖产量起码超过了160吨,产值不少于800万元。而更让张文勇始料未及的是,已经投入了巨资的网箱鱼排养殖竟然被三防部门认为阻碍了行洪安全,是违法行为,并面临被强拆的危险。“三防部门给出的理由也十分无厘头,我们都在这里养殖了好几年,投入大量财力人力,现在才说违法?”张文勇激动地对记者说。《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这样规定:“禁止在河道、湖泊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倾倒垃圾、渣土,从事影响河势稳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碍河道行洪的活动。”渔民杨什海从小就在袂花江上长大,对江的环境十分了解。他对通知提出的依据表示十分不解:“一直都没有洪涝灾害发生,就算是汛期,江水也涨不高。现在突然说我们的网箱影响防洪,叫我们搬,这么短的时间,我们搬到哪里去呢?”经营状况不乐观据本刊记者了解,一直以来,网箱养殖户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基本上处于亏损状态,目前1/3已经破产,1/3还在艰难维持,剩下的1/3逐步走上轨道。自从清障决定书下发以来,已经有超过1/3的网箱被清拆,而清拆的这部分基本上是已经破产的养殖户。目前尚且还有8户人家坚持养殖,大约还有200多只网箱。烈日暴晒的江面上波光粼粼,让人眼花缭乱。在袂花江北斗湾盲江段,养殖户陈高站在鱼排上,看着自制的投饵机里空空如也而发愁。与其他养殖户不同,陈高是位残疾人,没有了左手,从事网箱养殖是他目前唯一的生计。自从被告知网箱鱼排将被清拆之后,他已经遣散工人,停料,养殖陷入瘫痪状态。“没有办法啊,政府话要拆。饲料供应商闻之立即停止向我供料了,现在我基本上停料了,还欠了一屁股债,近百万!”陈高告诉记者,“前几年养殖不成功,鱼发病而死亡,损失比较大。去年以来养殖效益才逐步好转,但由于之前几年损失比较大,到目前还没有回本。我的网箱里现在至少还有存鱼20多万斤,仅仅小草鱼就起码有5万斤,如果现在网箱被拆除,这些鱼如何处理?我真的要血本无归了!”眼前的处境让陈高倍感困窘,他的眼里满是迷茫和绝望。据了解,陈高和弟弟陈理合伙经营网箱养殖,弟弟也是残疾人,没有了双手,完全丧失劳动力。在附近养殖的张文勇、杨什海、杨木秋等人的经营状况也不差多。“暂时还没有回本。我们一直摸着石头过河,2012年才摸出点养殖经验,刚刚有点效益出来,以为有奔头了,但没有想到就面临被强拆的命运。现在还欠着一大笔饲料款近10万,浑身上下债务超过30万。一旦被清拆,我们这么多年的心血都白费了啊!”张文勇告诉记者。都没有养殖证“既然养殖了这么长时间,有没有去渔业主管部门申请办理养殖证呢?”记者问。“全部养殖户都没有养殖证。期间有去申请过一次,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不了了之。”张文勇如此回答。对此,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地渔业主管部门曾经考虑过给网箱鱼排养殖户发放养殖证的,但后来由于当时主管渔业工作的领导岗位变动而把发证一事搁置了下来。无证养殖,这也成为了清拆的另一重要理由。茂南区水政支队队长许温华认为:“发展网箱养殖不能影响行洪安全。我们在袂花江堤上竖起的告示牌已经明确指出,禁止在袂花江上从事网箱养鱼活动。显然,网箱养殖不仅不符合我们水务部门的规定,而且还违反了行洪法。据我们所知,目前养殖户均没有办理养殖证。显然,网箱养殖也没有得到渔业主管部门的许可,违法了渔业法,是违法养殖。既然是违法的,那么就必须依法拆除。我们是执法者,完全依法行事。”记者在袂花江上走访时,已经留意到了许温华所说的告示牌。记者发现,告示牌下方所署时间为2012年5月10日。“之前一直没有告示牌的,只是去年五月份才有区水务局的工作人员在这边竖起了这块招牌。但我们的网箱鱼排养殖已经开展4年了,而且他们在竖牌的时候以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对我们的养殖行为指出任何问题。”附近的养殖户杨什海如此对记者说。据本刊记者了解,这块告示牌并不是无缘无故在堤坝上竖起来的。网箱养殖污染水质?据知情人士介绍,一直以来,袂花江网箱鱼排养殖受到了当地一些人大代表的关住和反对,并多次向茂南区人大常委会提交整治建议,认为网箱鱼排养殖污染水质,影响下游村民饮水安全,应该拆除。记者了解到,在2012年4—5月期间,茂南区渔业主管部门和渔政大队曾组成执法检查组对茂南区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的情况进行了一次执法检查,尤其针对袂花江的水质污染情况进行了调查了解,后来形成了一份调查报告提交给茂南区人大常委会。记者在一份《茂名市茂南区人大常委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贯彻实施情况的审议意见》中看到,茂南区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对江河网箱鱼排养殖给出了指导意见和要求:“尽快作出科学合理的江河水域网箱养殖规划,开展网箱养殖发证工作。在解决网箱养殖户后顾之忧的同时,正确处理好发展网箱养殖与航道、水质保障的关系,以促进江河水域开发和网箱养殖的健康发展。”从这份意见中可以看出,当地人大常委会对江河网箱鱼排养殖是持肯定和支持意见的,并未出现清拆字眼,只是要求加强管理,统筹兼顾,解决渔民后顾之忧。而养殖户对于网箱养殖污染水质的说法同样持不同意见。一位参与了网箱养殖的茂南区老水产干部认为,“认为网箱养殖会对水质造成污染的证据是不充分的。我们没有进行全投料养殖。事实上,懂得养殖的人都知道,我们不可能进行全投料养殖,而是采用半投料半喂草的轮养方式进行养殖。因为全投料养殖的成本太高,2.5元/斤的饲料成本,那么养成的成本就至少需要8元左右,这样的成本养殖户是无法承受的。”“如果说网箱养殖污染水质,那么区环保水质检测机构应该出具一份近期的详实的水质检测报告给我们,不能凭空说话,要有真凭实据,这样才能说服人。但他们没有提供,这点让我们难以理解。”养殖户杨什海认为,一纸决定书并不能让人信服。一户补贴3000元据了解,袂花江是茂南区的母亲河,属于二类水质,是饮用水水源。茂南区农林畜牧和水务局副局长陈金瑞告诉本刊记者:“在2009年的一次水质检测中,检测到氨氮含量超标。自从发展网箱养殖以来,下游的水浮莲大量繁殖,影响下游民众饮水,包括湛江吴川的兰石镇都有民众反映。我们区人大代表屡屡提出治理袂花江水质的建议。”陈金瑞介绍,2009年,袂花江网箱养殖刚刚发展之初,水务部门已经发通知禁止养殖的。“如今党的十八大提出建设美丽中国美丽乡村。我们市要对全市环境水质进行治理,其中袂花江网箱鱼排养殖污染水质是这次治理的重点。市里把这当作一项政治任务来抓。”“袂花江网箱鱼排养殖违反了行洪法和渔业法,必须要拆除的。经过我们与养殖户的协商之后,大部分人都积极配合清拆行动,只有少部分养殖户不是很理解,仍然坚持养殖。我们也体谅养殖户的难处,所以把清理期限从4月13日延长至今年10月底,给他们5个月的时间处理。目前我们一律按照3000元/户补贴给养殖户。”陈金瑞说。诉求:兼顾渔民切身利益记者:如果说养殖污染水质,那你们有没有想过改进养殖方式呢?比如减少投料,多投喂草?杨木秋:我们一直以来就是采用投料与喂草两结合方式的来养鱼,这也是我们袂花江的鱼要比其他地方的鱼好吃的主要原因之一。记者:目前养殖效益如何?杨木秋:养殖了3年时间,现在还是欠一身债啊。记者:既然政府下令要拆除网箱,不拆的可能性就很小了,那么你们有什么诉求?张文勇:允许我们进入附近的盲江进行养殖。现在虽说推迟了5个月再拆,但我们的鱼还很小,不要说5个月,就是一年都达不到上市规格。杨木秋:其实我们网箱养鱼产生的污染是微乎其微的,袂花江的主要污染源是沿江居民的生活用水直接排向江中,另外乙烯厂表面的污水也直接排入江里,江边也有大量的养猪场等等。要治理环境,关键是政府要敢于打老虎。杨什海:政府对网箱一拆了事,谁来兼顾我们养殖户的切身利益。我们大部分人都一身债务。我们没有债务,要拆问题都不大,但现在我们一拆就没有了收入来源,债务不知如何去还啊!政府应该就清理网箱的相关法律法规依据作出令渔民信服的书面解释。否则,清障决定应该叫停。陈高:“我们都是残疾人,打工都没人要。网箱养殖是我们唯一出路,所以我希望政府能够允许我们在袂花江继续进行网箱养殖,给条生路给我们渔民。如果非拆不可,目前网箱养的鱼将不得不要降价处理,我们恳请政府对我们渔民进行合理的经济补偿,而不是每户只赔付三千元,并对我们进行就业安置和指引。”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渔政船队四处巡弋,密集的人员在湛江港四处挥舞着铁钩、电锯。在这个中国海岸线最长的城市,一场声势浩大的海港清拆行动正在展开。这是湛江市前所未有的大面积海域清除行动,这次清拆的对象是湛江港湾水域所有的非法渔业设施及碍航物,面积约185.5平方公里,岸线约243公里。疯狂的鱼排去过湛江南三岛、东海岛、特呈岛一带的人都见过,沿着海岸边上,密密麻麻都是生蚝养殖,包括筏式吊养和网笼养殖、底播养殖等。从岸边向海湾延伸,尽是大大小小的鱼排网箱,远远望去好似海上村落。“网箱和蚝排太多了,出入港口的航道受到影响,一直以来都在说这个问题。”一位负责湛江市场的饲料业务员说,多年以来听到不少反对的声音,或许是由于涉及到的地区众多、情况复杂,一直也没见到具体的行动。港口技术人员曾地指出,“再投几十个亿去搞三十万吨级、五十万吨级的泊位也不顶用,连十万吨级的船都难挤进来,建码头的速度远远赶不上非法占海的鱼排虾排的增长速度。”以特呈岛海域为例,这里的网箱养殖的兴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末,由于早年经济效益好,当地的村民几乎是蜂拥而上。湛江一渔业部门人士说,最高峰时期,特呈岛海域网箱达到近万个,不同养殖户之间的网箱“一个跨步即可到达”,网箱过多阻碍航道,船只无法正常行驶。养殖业的无序扩张,也给自身带来了恶果,由于网箱大量投喂饲料,水体和海底均出现污染,高密度养殖也造成了病害频发。者,湛江港海域的各种养殖由来已久,这里涉及的镇、村很多,有不少海域的划界也很模糊。“谁先建了网箱或蚝排,这块水域就是谁的。”据了解,由于多种原因,湛江港水域的养殖一直处于无序发展的状态,各种养殖设施从不断从岸边扩展到深水,造成了很多隐患。前所未有的大拆除2月11日上午,湛江市麻章区区长林洪拉了一车生蚝,来到当地霞山水产品批发市场,当起了推销员。在区长卖蚝的同时,在麻章区东海岛跨海大桥海域,5艘渔船正开足马力在海上拆蚝排、运生蚝。去年12月23日,湛江市政府发出《关于清理拆除非法渔业设施及碍航物的通告》,称湛江港湾非法渔业设施及碍航物严重影响城市景观、船舶通航和防风避风安全,并妨碍涉海重大项目建设。对规定海域内的港湾非法渔业设施及碍航物进行清理。据了解,此次清理行动从1月12日开始,由坡头区、霞山区、赤坎区、开发区、麻章区和遂溪县等6个县统一开展。林洪此次“叫卖”也是为了带动现有生蚝迅速销售,争取蚝农对清理行动的支持。这次清除的海域涉及到6个县,调、安抚群众的难度,清拆由湛江市市长王中丙担任总指挥,联合各级政府和海警、边防、边检、海事、渔政、公安等部门共同行动。据当地媒体报道,截至2月9日,全市共清点核查、登记网箱37950个,棚架式贝排、蚝桩10909亩,其它贝排3790排,网具883张。据湛江当地知情人士透露,截止2月26日,湛江港清除行动主要的清拆对象是各地抢建骗补的“假鱼排”,真正在养殖的鱼排还未开始清拆。当地经销商透露,在这次清除中,真正在经营养殖的网箱每口补偿4000元,网箱内的鱼另算,价格随行就市。他表示,这次清除活动对饲料销售有影响,但影响不大,“在清拆范围以外,还有很多海域适合养殖,继续养鱼的人还可以在那里发展。”怎样安排养殖户出路?伴随着滚滚拆迁,往日密布海面的鱼排、蚝架不复存在,以此为生的养殖户们何去何从?2月21日,从湛江市海洋与渔业局传出消息,目前政府正在酝酿三项措施,以解决养殖户们的出路。据了解,当前有关部门制定的计划如下:一是建立深水网箱渔业合作社,参股恒兴、国联集团的深水抗风浪网箱养殖,设计建设的深水网箱应兼顾观光旅游休闲;二是联系当地水产加工企业设置招聘专场,安排仓管、加工等就业岗位,解决渔民子女的再就业问题;三是对渔民进行渔业船员培训,获得资格后推荐到海洋捕捞船或者渔政执法船上工作;四是将现有的渔船改造成休闲观光渔船,渔民通过近海观光旅游垂钓出租,增加收入创造就业机会。几口网箱,就是养殖户多年的生计,以后能否继续养鱼?记者了解到,在规定海域之内、按照合理规划的深水网箱合作社即将面世。据湛江市海洋与渔业局人员说,目前政府有关部门正在界定养殖用海。该人员还透露,由于深水网箱投资巨大,不会有太多养殖户加入,由于是统一规划、集中养殖,所以采取合作社的模式,政府投入一定资金,主要起协调、引导的作用,由部分有一定资金和技术实力的养殖户自愿联合,成立多个小型合作社。另外,政府还将联合恒兴、国联等龙头企业,和养殖户采取类似“公司+农户”的方式合作,解决部分养殖户的就业。2月19日,湛江市副市长庄晓东与特呈岛的9名养殖户代表进行面对面交谈,清障行动结束后,愿意继续从事海上养殖的养殖户可在指定规划的海域进行深水网箱养殖,政府对此将进行技术帮助与扶持部分资金。沿岸养殖“大乱”到“大治”?2006年,泉州市湄洲湾、围头湾进行航道清障;2007年,深圳海域的蚝排被清除、蚝农迁移;2009年,饶平县柘林湾航道清障、珠海市横琴遍布海边的蚝庄几乎全部清拆完毕……除了航海交通安全等因素外,对于沿海城市来说,海湾由于其独特的风貌,往往成为城市商贸、住宅、物流发展的重点区域,交通、景观的建设要求日渐进入了政府的视野。近年来,各地对近海环境、海岸景观进行规划、美化的力度逐步加大,原本占据水域的各种养殖不断被清理。就养殖本身而言,有一定的特殊性,由于早年海域管理缺乏依据、部分政府部门不作为、产业粗放型发展等等因素,形成了“疯狂”的网箱鱼排。另一方面,由于海域水面分散,水产养殖又以散户经营为主,涉及到多重复杂的利益纠葛,治理起来确有不少的困难。近海养殖无序扩张带来危害不少,大量投喂饲料造成水质和底质污染、集中高密度养殖致使大面积病害频发。广东饶平县柘林湾,电白县水东港等地,近年来均出现过这样的事故,造成养殖户大量亏损。由于多种原因,目前很多人缺乏养殖证的合法“保障”。农业本就弱势的产业,随着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或许还有更多的养殖者“被转产”。但是,无论是为沿海农民的生活出路着想,还是从产业升级换代的角度看,有规划的、符合现代生产规范的海洋水产养殖是农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海水养殖怎样转型,绝不仅是渔业领域思考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