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巢湖银鱼为何给外地品牌做起了“嫁衣”?_鱼类专题(淡水鱼专题)

形体秀美、骨软无刺、鲜嫩可口、营养丰富的巢湖银鱼,历来被誉为“鱼类皇后”。过去合肥市民的餐桌上常有“银鱼涨蛋”这道菜。可如今就连巢湖边上的“原住民”,想自家买点吃还要“走后门”,请熟悉的渔民“帮忙留点”。这不,如今离银鱼上市还有一个月,60万元来自江浙的订金就已打到合肥鱼贩的账上,届时合肥人想在市区的菜场见着新鲜的巢湖银鱼,可能没希望!巢湖银鱼年产600吨作为我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巢湖,水域面积达800多平方公里,其中约1/3属于合肥。据悉,从1983年开始,巢湖率先在全国实行封湖禁渔,一年时间半年禁捕,并通过实行人工鱼巢、人工放流等措施,20多年里巢湖渔业资源一直经久不衰。在五大淡水湖中,巢湖渔业资源的自然增殖一直位居之首,目前年产量为1万吨,其中银鱼有600吨。订金一付就是几十万600吨银鱼都到哪里去了?“90%都卖给江浙人或出口到日本、英国、美国去了。”安徽省巢湖渔业管理局设在中庙,离巢湖水边仅1公里。该局党委书记、局长陈建群告诉记者,“如今银鱼根本供不应求,连我们局的食堂想要,还得托渔户帮忙留一些,否则根本买不到。”银鱼上市的正常季节应在每年的5月。由于实行禁捕,巢湖银鱼要8月才上市。但刚刚到了7月,有钱的江浙老板就提前联系当地的鱼贩代他们收购,“打到鱼贩账户上的订金一次就是几十万。”市场都认巢湖银鱼为何巢湖银鱼往外“走”?“价格因素造成合肥居民现在见不到银鱼的面。”据介绍,银鱼在本地只能卖十五六元一斤,而到了江浙那边就能卖到45元一斤。而且银鱼肉质娇嫩,一旦离水就要马上放进冰库,相比之下,鱼贩当然愿意整车整车地卖给江浙人。而江浙人又把其出口到国外,价格又是成倍翻。合肥市畜牧水产局负责人介绍,以前市场上都认太湖银鱼,但近两年太湖银鱼由于受污染、个头小,现在市场上都认巢湖银鱼,巢湖银鱼无论口感还是质量上都属上乘。“但可惜的是,巢湖市和合肥本地的深加工能力不行,眼看着江浙老板们把巢湖的银鱼收走了,深加工后出口,而我们只能卖初级产品。”“三珍一秀”均成别人盘中餐据介绍,有类似境遇的不仅是银鱼,还包括整个巢湖的“三珍一秀”。巢湖毛鱼古称刨花鱼,传说是鲁班修建巢湖中庙所刨的刨花所变,故名。毛鱼游速甚快,肉细嫩,肥而不腻,与巢湖银鱼各有千秋。然而同样是由于本地的深加工跟不上,导致巢湖90%的水产品都被外地人收走了。据介绍,巢湖在国内水产市场上名气很响,“只要一开湖,没有卖不出去的。前两年,渔民们还要自己到鱼贩和冷冻厂那里去卖,现在是冷冻厂和鱼贩上船收,最后是大钱都被外地人赚走了。”

巢湖银鱼被誉为“鱼中皇后”。今年巢湖开湖后,渔民们也迎来了大丰收。记者探访时发现,在合肥市区超市和农贸市场很难买到本地产的银鱼,江浙一些加工厂却大量收购巢湖银鱼,换个牌子高价出售。专家表示,随着合肥本土龙头企业的崛起,巢湖银鱼品牌将会得到进一步提升。不过,巢湖银鱼要想再创辉煌,还需要时间。

巢湖银鱼因体形细长、洁白如银、肉密无刺、滋味鲜美,被誉为巢湖“鱼类皇后”而闻名于世。然而,随着环境、气候的变化,以及恶意捕捞等因素,巢湖银鱼正以惊人的速度减少,有濒临绝种的危险。

背景

年产600吨骤降至300吨

捕鱼量约是往年三倍

从1983年开始,巢湖率先在全国实行封湖禁渔,一年时间半年禁捕,并通过实行人工鱼巢、人工放流等措施,保持20多年来巢湖渔业资源一直经久不衰(巢湖渔业资源的自然增殖一直居首),但巢湖银鱼却以惊人的速度骤减,目前巢湖银鱼年产量已从2005的600吨骤降至2007年的300吨左右。

从今年8月15日16时起,巢湖结束长达半年的禁渔期,正式开湖,可以捕捞银鱼。据悉,今年银鱼的捕捞期到9月18日18时,为期35天。这是巢湖每年最大的一个渔汛期,也是渔民收入最丰厚的捕捞期。

由于银鱼产量下降,巢湖银鱼更是成了稀有“珍宝”。近日,笔者走访调查了解到,巢湖各大市场很少见到银鱼,市民餐桌更是很难见到,一打听才知道银鱼大都被外来“订单”抢走了。如今沿湖渔民根本不愁银鱼销路,他们不再像往年那样将捕捞上来的银鱼送上市场了,而是直接进入冷库,等着鱼贩来收。近两年,随着巢湖银鱼锐减,渔民们捕捞的银鱼一上岸就被鱼贩“截走”,有的鱼贩干脆就随渔民一起下湖捕捞,然后“一掳而光”。还有的外地鱼贩提前一个月就来巢湖,焦急等候银鱼“闪亮登场”。

为了保持新鲜和长久存放,不少渔民打捞上岸后会将银鱼分为两类处理:一是就地贩卖新鲜银鱼,二是晒干将银鱼干统一贩卖给鱼贩子。随着城市建设拆迁,原先的晒渔场已经不复存在,沿湖而居的渔民不得已将新鲜的银鱼曝晒在马路上。为此,滨湖方兴大道一度成为沿湖渔民的“晾晒场”。

据介绍,银鱼在本地一斤15元左右,而到了江浙能卖到45元一斤。所以,当地鱼贩们愿意整车整车将银鱼卖给江浙人,而江浙人又将其出口到国外,价格成倍翻。

滨湖方兴大道和上海路交叉口的位置算得上附近渔民晾晒鱼的场地之一。从附近渔民口中了解到,若晾晒当天气温较高,一般下午三四点就能够将鱼晾晒好。“四点之后,会有鱼贩子到这边来收,一天算下来,鱼钱不说,每个人还能赚两百块钱人工费。”

银鱼上市的正常季节应在每年的5月下旬至6月上旬。由于实行禁捕,巢湖银鱼要8月才上市。但7月份,就有江浙老板提前打款给这边的鱼贩,一打就是几十万。除内销外,这些鱼贩将巢湖银鱼销售到港澳和日本、东南亚、西欧、北美等地区和国家,年出口量上百吨。

银鱼年年产,但马路成为晾晒场却是头一回遇见。记者从巢湖管理局渔政总站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今年巢湖毛鱼捕鱼量或为往年三倍。“与往年相比,今年渔民从巢湖捕捞上来的毛鱼、银鱼、面鱼数量大大增加,粗略估计恐为往年的三倍。”对于捕捞数量骤增的原因,该负责人解释,可能与今年水位高有关,“比较适合捕捞水面上层的毛鱼、银鱼,以及面鱼。”

寄生虫和水体富营养成“致命”

疑问

近年来,巢湖银鱼产量呈下降趋势,并在冬季群体中发现大量的感染寄生虫。这一现象早已引起我市高度的重视。2006年11月和2007年8月、9月的调查表明,巢湖银鱼感染的寄生虫为双线绦虫。专家分析,此种寄生虫对人体基本没有危害,但对银鱼种群影响较大。

合肥市场银鱼价高却量少

为分析巢湖银鱼资源的下降原因,巢湖渔业管理局与安徽农业大学合作进行了近两年的研究,查根源、寻对策,初步研究出巢湖银鱼产量下降的原因。巢湖银鱼感染双线绦虫及产量下降的原因是:大量的寄生虫使银鱼生长减慢,怀卵量减少;大量的湖鲚(毛鱼)的存在与其形成巨大的食物竞争压力,这导致了巢湖银鱼以桡足类为主要食物,而桡足类又是双线绦虫的主要中间宿主,这增加了双线绦虫感染的机会;巢湖捕捞强度偏高及冬春使用银鱼漂网偷捕银鱼,减少了繁殖银鱼种群;种群长期在几乎封闭的巢湖水域中自行繁衍易造成种质资源的退化。

今年巢湖毛鱼捕鱼量约为往年三倍,巢湖银鱼的市场价格是否会随产量起伏?记者走访市场却发现,新鲜银鱼市场价格略高于往年。可奇怪的是,巢湖新鲜银鱼市场价高,但却不好买。最直接的表现是,超市内所售卖的银鱼干多为江浙一带品牌,而农贸市场内的新鲜银鱼、散装银鱼干少之又少。

巢湖水体环境的富营养化等亦是造成银鱼产量下降的原因之一。市渔管局一位负责同志指出,银鱼产量锐减是继巢湖蓝藻爆发后又一次敲响巢湖生态警钟,如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巢湖生态系统将受到更为严重的威胁。巢湖银鱼通体晶莹,对水质要求较高,蓝藻是影响银鱼生存的致命威胁。特别是西半湖区域水质恶劣,是巢湖银鱼产量锐减的主要原因。如果巢湖水质得不到改善,银鱼数量将会继续减少,甚至可能会有灭绝的危险。

记者在新周谷堆批发市场发现,尽管银鱼渔汛已经开始半个多月,可来自巢湖所产的新鲜银鱼并不多,大部分商家只有盆内少量新鲜的银鱼,每盆也只在10至20斤左右。整个市场转下来,记者发现银鱼价格反而略高于往年,新鲜银鱼平均每斤售价在15元左右。“你要是量大的话,只能挨家收,农贸市场银鱼现在都卖到25元了。”

被迫取消春季“银鱼汛”

批发商的话,在合肥市区一些农贸市场上得到了印证。记者走访发现,亳州路市场只有一家鱼贩出售新鲜银鱼,而银鱼价格定为25元。与新鲜银鱼相比,银鱼干更难买。位于淠河路的三里庵菜市场,供给附近数公里的居民区,然而在这个偌大的菜市场内,居然没有一家干货店出售银鱼干。“之前有,也就是一小塑料袋银鱼干。”一家干货店老板打开自家的冷藏柜,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各类鱼干。“90元一斤的价格,我也赚不到钱,不如这些白丝好卖。”

每年2月、3月、4月和秋季,是巢湖银鱼的自然繁殖期。幼鱼生长一两个月便可成熟。巢湖银鱼每年捕捞季节为5月下旬至6月上旬,总共只有10多天的时间。

散装银鱼干量少,超市里面巢湖本地品牌银鱼干销售量如何?经过走访,记者发现在合肥超市内很难见到本土生产的品牌银鱼干,超市内所售的银鱼干产地大多为山东、江苏。记者只在潜山路上一家巢湖特产专卖店内发现了产自巢湖的银鱼干。电商盛行时期,淘宝网上巢湖银鱼干的销售商只有十几家,最近三个月销售额最高的一商家,仅有41笔销售记录。反观太湖银鱼,网上销售量上万的商家比比皆是。

目前,巢湖银鱼种群正面临着诸多因素的威胁:气候变暖、水环境污染,严重影响银鱼产卵;有害鱼类种群竞争,鱼类种群结构发生变化导致“弱小”银鱼缺少生存竞争力;恶意捕捞更是使本来就呈消亡趋势的巢湖银鱼少之又少……

渔民

为了拯救巢湖银鱼,从2003年起,我市从大局出发,做出了“每年损失几十万的代价”取消了春季“银鱼汛”。据巢湖渔业管理局一位负责人介绍,取消银鱼汛可以有效地创造适合银鱼生长、繁衍环境,恢复银鱼原始生态条件,降低巢湖银鱼减少“步伐”。

本地商贩收购价格低数量少

这位负责人说,采取“增加巢湖生物的多样性,促成浮游动物种类和数量的增加,改善巢湖鱼类群体的结构;减轻巢湖银鱼将双线绦虫作为主食的摄食压力,降低银鱼发生寄生虫的感染机会;开展巢湖水体富营养化治理,改善巢湖水环境;控制捕捞强度、加强渔网管理,坚决取缔捕捞银鱼的漂网和人工增殖,异地引入优质银鱼入湖,增加湖区的银鱼资源量”等办法来为巢湖银鱼创造有效的繁衍生长条件,这才是扼制巢湖银鱼减少的有效保证。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中庙。一位看场地的渔民告诉记者,渔民一般清早捕鱼,捕鱼工作持续到晚上,现在买银鱼已经迟了,很多银鱼已经被收购走。

巢湖污染综合治理目标确定

在长临河镇的渔市,只有2家在售卖晒干的银鱼和新鲜银鱼。前来购买银鱼的市民并不多。在中庙的鱼产品店里,前来购买银鱼的游客也寥寥无几。

目前,我省确定了巢湖污染综合治理的目标是:力争用5年时间,使湖体富营养化加重的趋势得到遏制,进湖主要支流水质达到Ⅳ类;10年内湖体水质达到Ⅳ类,基本消除蓝藻爆发,进湖支流水质达到Ⅲ类;20年湖区水体水质达到Ⅱ至Ⅲ类,流域生态环境恢复良性循环。具体来看,一是依据巢湖水体功能和流域生态功能,合理规划和优化经济布局,加快产业结构调整,严格控制化工、造纸、酿造、纺织印染等污染严重的产业的布局。巢湖及合肥两市加大治理巢湖力度,在污染减排方面,两市重点控制城镇工业及生活污水入湖,并采取“减量化施肥、农药,限制水产养殖规模,提高畜禽粪便集中处理率”等办法,截住污染源。

“刚打的新鲜银鱼,要不要买一点带回家?都被外地人收购去了,留下一点不容易。”一位大姐向记者推销。她告诉记者,今年毛鱼产量较大,银鱼产量一般。据她介绍,之前一条船一天捕捞晒干的毛鱼能达到四五百斤,银鱼就远达不到这个量。至于具体的捕捞量,大姐表示,少得无法具体统计,只要有银鱼上岸,外地老板就来收走了。

在生态修复方面,两市开始建设湿地恢复工程、湖区内源生态系统工程,综合治理入湖主要河流,实施饮用水源生态保护工程;在适宜的湖湾、主要河道入湖口等地区,建设生态湖滨带、前置带等工程,提高水体自净能力,减少沿岸地表径流营养盐的输入。同时,适时启动“引江济巢”工程,即通过扩大江湖水量交换和加快巢湖水体流动,起到增加水体环境容量、提高水体自净能力的作用。

采访中获悉,巢湖边有专门的鱼贩将银鱼销售到外地。渔民李先生告诉记者,银鱼和毛鱼主要销售到江苏,本地商贩收购的价格比较低,数量也非常少。“我们在湖上打鱼,鱼贩都是坐快艇到我们船上直接收鱼,鱼刚打上来,就卖出去了。有的开鱼产品店的老板也会直接和我们预约,但是卖到合肥的仅仅是很小一部分。”一位不愿具名的渔民告诉记者。

2008年2月,省发改委牵头,联合合肥和巢湖市政府等5家单位和部门共同制定完成了《巢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总体方案》。这份《总体方案》对未来5年的巢湖治理方案做了规定,并对10年甚至20年后的巢湖治理规划做了展望。

记者在中庙旅游一条街的高档专卖店里看到了巢湖特产银鱼的盒子,不过印刷质量都是统一的,并没有一个统一品牌。“其实盒子里就是散装的银鱼,这些盒子都是在商贩那里定制的,就是为了送人好看。”

随着巢湖治理力度的加大,巢湖银鱼可望重新回到适宜它们生长繁衍的生存环境。

现象

外地加工厂偏好来巢收银鱼

据了解,巢湖银鱼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出口的,并没有自己的注册商标,一度挂在“太湖银鱼”的品牌之下。今年捕鱼量上去了,但市场上的银鱼干却变少了,这是为什么?为此,记者联系多家江浙地区的银鱼加工厂得知,售价低于太湖银鱼的巢湖银鱼在当地已经走俏。

为了扩展销路,不少江浙一带的银鱼加工厂都建立了自家的销售网站。在这些网站上,记者看到打着“太湖特产”的淡水银鱼销量极好。为了笼络大客户,不少厂家还按照需求量多少给出了阶梯式价格。这些太湖银鱼单斤价格从30元到200元不等。

为了搞清楚差价的原因,记者联系上一家名为“江苏盈樽水产”的加工厂。“银鱼价格网站上都标注了,20元一两,我们都是透明销售,你自己也可以去网站上其他太湖银鱼比价。”当记者再三询问有没有价格更为低廉的银鱼时,老板表示:有,但不是正宗太湖银鱼。“便宜的银鱼不都是从你们安徽收回来的嘛,巢湖的银鱼一斤只卖七八十。这个价格绝对买不到太湖银鱼。”据这位老板透露,和太湖银鱼相比,巢湖银鱼颜色较黄。“虽然有落差,但是行外人看不太出来,这里不少加工厂都组团到巢湖那边去收银鱼。”

外地加工厂组团来肥收银鱼,这一说法是否真实?为此,记者联系咨询了多家江浙一带的银鱼加工厂,这些加工厂所出售的银鱼价格均在百元以内。经过记者的反复质疑,不少老板都松口承认“所产银鱼并非本地银鱼,而是从安徽收来的巢湖银鱼”。其中一位来自连云港的商家告诉记者:“本地淡水银鱼产量极少,根本不够需求。”

曙光

本土银鱼龙头企业正在崛起

在安徽省巢湖管理局农林水产处的工作人员王树荣看来,合肥市区新鲜银鱼价高量少的原因在于,合肥靠近巢湖西边,西边银鱼产量小。“环湖和东湖区域的银鱼量多,但今年开湖期间雨水多,银鱼未充分晾干容易出现霉变,所以市场上销售银鱼干数量较少。”

据了解,巢湖目前每年有5个渔汛期,由于6月的虾笼汛是一次特许鱼汛,全年真正的开湖捕捞是从每年的毛银鱼汛开始的。1996年,巢湖银鱼的产量曾经出现过169吨的低产值。随后,巢湖市当地渔政管理机构采取了增加产量的办法,取消了春季的银鱼捕鱼汛期,并在巢湖中放养鱼苗,随后银鱼产量逐年递增。王树荣介绍,根据目前测算,今年银鱼产量比去年略高。“虽然今年的数据还无法统计,但预计今年的产量应该比去年高,但具体多多少还没办法下结论。”

巢湖银鱼曾一度远销海外,也一度销声匿迹,如今巢湖银鱼品牌发展如何?针对这一问题,王树荣告诉记者,目前巢湖本地银鱼品牌有三家龙头企业,企业之间正在积极寻求崛起方案。“三珍、姥山等品牌都能在市面买到,也算是巢湖地区较大的渔业品牌。”

据了解,早期巢湖渔业主要依靠冷冻加工,小加工厂难以形成气候。据王树荣介绍,虽然渔业有政府引导的行业协会,但渔民之间未形成自发的组织。“一般来说,一个镇上会有一两个合作社,但没有跨镇结合的合作社。我们现在也试图去建立这样一个合作社,能把渔民都团结起来。抱团发展,更有利于将巢湖银鱼的品牌做大做强”。

声音

强化加工标准让银鱼走出去

“巢湖银鱼的产量已经上去了,但品牌还有待提高,这需要龙头企业的支撑。”王树荣说,目前巢湖的渔业养殖经验逐渐趋于成熟,在江苏、河南都有巢湖银鱼的育苗基地,为巢湖渔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可是目前巢湖银鱼缺乏大型龙头企业的支撑,分散的小规模企业经营方式,成为巢湖银鱼产业发展的绊脚石,无法打造属于巢湖自己的响亮渔业品牌。

对此,王树荣表示,巢湖银鱼要想走出去再创辉煌,在品牌打造、市场推广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品牌化已经是反复强调的问题了,在此基础上还要让银鱼的加工标准化,要确保质量上等。另外,还是要不断引导龙头企业,将小型加工厂和零散渔民集中起来,不断扩大银鱼的生产加工规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