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蒲京娱乐游戏蒋洪斌:君有立足膨化料的商业逻辑

广东君有饲料有限公司总裁蒋洪斌 文/《水产前沿》 唐东东 中国水产频道独家报道: 3月15日上午,中山大信商务会议中心酒店601室,这个房间正对着酒店正门入口,为广东君有饲料有限公司总裁蒋洪斌特意挑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蒋洪斌可以看到底下忙碌的君有人——这群连走路都带着风的人,正在紧张筹备一场即将于明日举行的“首届水产膨化饲料发展论坛暨君有事业财富共同体启动大会”,这场会议也是水产饲料行业首个以膨化料作为主题的行业会议,将会有500余人参加。可以说,这场会议筹办得是否精彩,将决定成立仅4个来月的君有,“入水”时的姿态是否优美。 蒋洪斌与大北农集团高级副总裁、水产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身兼数家大北农合伙创业公司董事长的神爽博士易敢峰 采访过程中,或是不满意所提的问题,亦或是不喜一问一答,蒋洪斌并未按采访提纲上的问题来答复,而是从离职开始,讲自己一直在思考什么,又想透了什么,等等。至于君有,至于膨化料,则是他想透了之后的结果。这种相对随性、随意的交流,所获取的信息反而令人更为意外,也更接近一个本源性的问题:君有的机会是什么? ——仅仅是因为想创业?或因为膨化料是一种趋势?总觉得这样的回答没能完全解惑。但现在,蒋洪斌把他如何设计君有的逻辑完整地呈现出来,就如设计师讲解创造作品的思路,里边所包含的新的思维、新的方法,对行业企业而言,或也有些裨益。

因时间关系,仅整理谈话初稿,未编辑。以下为蒋洪斌讲话内容: 离职过后除了正常的事务性工作之外,作为我本人来讲,最主要做了两方面的准备,一是思维上的准备,思考了一些事情;第二是做了身体上的调整,过往的职业生涯中,精神和身体一直处于高强度、高负荷的状态。当然,思维方面的调整是重点。 我想的是,在目前的行业现状下,竞争已出现多层次、多样式等特点,而且也形成了竞争梯队,作为君有而言,我们不应该盲目地照抄、模仿或仿制。可以说,君有不是要在短时间内证明什么,也不是要吸引行业的眼球。 为什么水产料增长陷入停滞? 我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一个社会的变革,一个行业的前进,究其本源的推动力,本质上就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相互关系。其它的不讲,就讲水产饲料行业,水产饲料行业的发展作为饲料的一个细分领域,晚于畜禽饲料的发展,规模也小于畜禽饲料,且具有独特之处,注定了水产饲料需要走一条与畜禽饲料不同的道路。 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水产饲料发展的市场条件好、空间大,但为什么最近十几年来我们的水产饲料产量仍维持在1000多万吨的规模,仅仅是畜禽饲料的十分之一,也远远落后于整个大农业的发展。从广义上讲,也可以说是渔业落后于大农业的发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归根到底,大渔业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相互关系处于扭曲的状态,水产饲料行业同样也是。我认为,真正要实现水产行业的变革,实现大渔业的飞速发展,实现水产饲料的高度发展,企业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协调好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建立一种高度发达的生产力和与之相匹配的适应支撑其发展的生产关系。 在颗粒料时代,以一些优秀的、一流的、行业领先的大型水产饲料集团为代表,建立起了以水产颗粒料为核心养殖要素的生产力,推动了整个水产养殖行业的发展。把过去围养、放养的低水平的生产力,转变成了通过有一定营养搭配等为基础所形成的水产颗粒料这种新型生产力,极大地推进了水产行业养殖效率和养殖效果的提升。 那么,在颗粒料这种生产力状况下,与之相匹配出现的生产关系又是什么?我把这种生产关系简称为“要素支配型、资源互补型”。简单来讲就是饲料厂、经销商、养殖户之间是一个共同体,其核心就是要素支配、资源互补,如养殖户占据的要素是鱼塘;经销商则是人脉关系和资金;饲料厂则掌握了基本的营养搭配,并敏锐地看到完全可以通过颗粒料的推广,来改变原来的围养、放养的粗犷养殖,提高养殖户的生产力。在颗粒料发展的相当长的时期里,这种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是极其协调的,生产关系也极大地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两者之间相互良性推动。因此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整个水产饲料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这个时候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属于蜜月期。 膨化料发展的制约点 随着本世纪初,以虾料、海水鱼料等为代表的特种水产饲料的出现,水产饲料行业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发生了悄悄变化。此时新的生产力开始萌芽,其标志就是水产膨化料的出现。很遗憾的是,此后近十年来的时间里,水产饲料行业仅是简单地把膨化料看作是颗粒料的补充。曾经,行业内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集团,从最高决策者到底下的员工,用了3-5年时间来讨论膨化料,最后他们的结论是:太超前、无优势、投入和产出不匹配。可以想象,当处于行业领导方阵内的企业有了这样一个战略决策后,那么后面跟随的企业就没有任何战略上的胆识和底蕴再去做更深入的思考,所以水产饲料行业对膨化料的理解有这么3-5年的徘徊期。 到了2005-2010年间,在这个较短时间段内,真正推动水产饲料行业生产力进一步解放和提升的,我认为不是大企业,而是中小型或区域型的企业,他们反而成为了推动行业内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产生的生力军。 那为什么在2005-2010年间,水产膨化料还没有出现一个较大的发展,还处于波动发展期?因为生力军不在行业领导方阵内,很明显,一个较小的团队、企业要引领行业战略性发展,就存在众多资源不匹配的现象,也就是说心有余而力不足。另一方面,像社会的变革首先要有一个坚实的理论做基础,然后经过试点、总结、放大、再总结、再纠正,形成理论,最后丰富完善理论,再推广。但是一个小企业很难做到,因为它很难把握生产力的发展程度,也不敢去纠正或修正在这种生产力状况下形成的生产关系,这是要自我革命的,企业就有可能要倒闭或要亏损。 所以,这个时候行业内就形成了一个怪现象,就是大企业在前面举着大旗我行我素,小企业在后面用微弱的声音喊:“不要这样走,错了!”但没人理他们。 君有的机会 那我们通过思考和总结,认识到君有最大的机会是什么?不是做膨化料,也不是要去做一点虾料,不是低层次的去仿制颗粒料时代的企业竞争方式,更不是凭着一个脸熟,去争夺一两个客户来增加一点点销量,这不是我考虑的。 我考虑的是,现在优秀的、卓越的企业,它们的优秀和卓越是建立在颗粒料时代之上,是代表颗粒料时代的生产力的发展状况,由这样的生产力状况构建的厂家、经销商和养殖户的生产关系。现在来看,这种要素支配型、资源互补型的生产关系,已经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现在社会的特点是什么?是大家希望扬长,希望把自己的优点展示出来,有可能的话希望张扬一点,展现个人的价值,再说得极致一点是希望张狂,个性得到充分释放;然后大家希望能参与体验,希望分享,而且这种分享不是被动地分析,不是说搞点赊销和折扣,是希望全程参与进来,希望分享和平等,讨厌等级分层、顶礼膜拜和权力的支配。 在这样大的变革背景下,水产行业需要迎来新一轮的生产力的大发展,以及与之相伴的生产关系的变革。这个时代我把它总结为,以水产膨化料为核心养殖要素的新型生产力,就需要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与之相匹配,来推动水产行业更高级别和更高层次的生产方式的蓬勃发展。对于水产膨化料,我觉得行业内有一个不全面的认识,认为膨化料相比颗粒料,仅是简单的产品外形的改变。我认为肯定不是这样,膨化料应该是一种生产方式的改变,一种理念的改变,也就一定会推动一种新型思想的诞生。 膨化料为什么得不到大发展,就是行业很长一段时间没处理好和协调好,膨化料这种新型生产力,需要怎样与之匹配的生产关系来支撑。现有的厂家、经销商和养殖户之间的这种生产关系,实质上它是为颗粒料服务的。如果硬让它为膨化料这种更高层次的生产力服务,就会不匹配,就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 那么,什么样的生产关系才能与膨化料这种新型的生产力相匹配?我的理解是事业财富共同体这种新型生产关系。以前饲料厂家、经销商、养殖户之间是一个利益博弈的关系,每个都想多赚一点钱。那么事业财富共同体,它不是一种博弈的关系,它的核心是利益分享,至少是利益共生,如果更准确它是一种利益共生关系,到了后膨化料的时代,它一定是一种利益的分享,所以我们把它总结成事业财富共同体。 当然,与新生产力相匹配的生产关系并非只有唯一的模式或特点,每个企业都可以根据自身的特色去确定生产关系,就看谁最先根据自己的特质把生产关系调整过来,然后组织推广和提炼,形成螺旋式的发展。这样肯定会衍生出一批有特色的企业。 中国水产频道独家报道,转载请说明出处,违者追究法律责任,谢谢合作。 :水产网膨化料蒋洪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